第六十二章 巴罗曼

    第六十二章巴罗曼

    异世罗马全面战争

    ——内战造成的创伤难以愈合,命运眷顾勇士!——

    *********************************************

    “解答我的疑惑,吾将放任你们自由地离开!”

    肩系着一条金黄的五爪金龙大氅,一身天子服的杨峰端坐在上位,透过神圣的天子珠帘,一双威严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血精灵利蒂希亚,以及面貌英俊,蓄着稀疏胡渣的青年贵族,巴罗曼侯爵。

    巴罗曼侯爵走到杨峰跟前,看着眼前这个被认定为神灵的威严少年,他的眼珠像生了锈的锁心,再也转不动了。

    铿锵!

    两柄交叉竖立的钢叉,算是狐狼神卫对巴罗曼的警告,再敢近前一步,狐狼神卫手中的钢叉会毫不犹豫地将他钉死在大理石地上。

    “无论你是不是神灵一般的存在,作为泰兰德帝国的侯爵领主,请允许我献上对王子的觐见礼!”

    巴罗曼侯爵说到这里,右手握住帽前檐中央将爵帽取下。右手垂下后身体对正,用立正姿势,双目凝视着受礼者,身体上部向前缓缓倾斜约十五度,而后慢慢恢复原状。

    杨峰像一尊雕塑,不管巴罗曼侯爵如何动作,他都像海里的礁石那样无动于衷。但在杨峰的内心里,却犹如掀起来滔天巨浪一般无法平静,自己终究还是看走眼了。

    这个巴罗曼侯爵不简单,在他刚刚的眼神里,杨峰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脱光衣服的孩子!

    温暖的阳光从天窗的缝隙中散射下来,天气渐暖了,而巴罗曼侯爵却像进入了严冬。不仅脸上阴冷,嘴巴也像冰封雪凝。瞬息之间,他那脸上就度过了春夏秋冬,经过了风霜雨露。

    “曾经的巴罗曼侯爵的确已经死了,死于瘟疫!”

    这句话,巴罗曼侯爵不仅仅是对杨峰说的,也是对利蒂希亚,他踱步轻移到血精灵的身体近前,仅仅是一个拂袖的动作,对方的黑纱面巾便无风自落,露出一张妖媚又处于震惊的绝美容颜。

    “但在这个世界的规则当中,主神的意识永远不容磨灭,即便是已经过去了十万年……”巴罗曼侯爵转而抬手一划,陡然,眼前的空间变得剧烈震荡,碎裂出一条条缝隙,而后又慢慢恢复了原状。

    此时,杨峰的瞳孔急剧收缩,“嚓”地一声,从座位上站立起来。

    这一刻,杨峰仿佛一下子高大了起来,宛如俯视人间的巨人一般,举手投足之间都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令所有敢直视他的人都感到一种窒息般呼吸困难。

    在陡然间,杨峰原本蔚蓝色的眼珠忽然被一片漆黑所代替,在他的眼中失去了眼白,看上去就如同两个无底深渊一般,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步下台阶,杨峰直走到巴罗曼侯爵的身前,面无表情地道,“何谓规则?”

    冰冷的话语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就好似来自无尽的深渊,携带着一抹沉重的压迫感。

    巴罗曼侯爵似乎很受神威的影响,只见他的脸像刷上了一层白灰,死白死白的。嘴唇抖动着,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又控制不了牙齿的打颤。

    与其说这是一种气势压迫,倒不如说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不受控制的,一个普通人类对神灵的天生惧怕感。

    “所谓规则,不完善的规则本身就是一种规则。主神以为自己超脱了规则的束缚,却不知,正是这种不完善的规则将他们限制在规则中去不断完善规则,回头罔顾,还是在规则当中!”

    “如果我没看错,作为主神一般的存在,你选择去不断完善规则的途径是——战争!”

    巴罗曼侯爵好似认输了一般,他气瘪瘪地站在一边,脸色白沙沙的,脑壳垂在胸前,好像不敢去看杨峰。以次来抗拒那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恐惧感。

    “不完善的规则本身就是一种规则……”杨峰不断反复呓语着这句话,朦胧中就好象一层被糊住的窗户纸,捅破它,将看到一片新的天地,若揭不开,则永远被限制在这间小小的房屋中。

    其实作为战争祭祀,到了这个程度。杨峰早已拥有了一些复杂的感知,他不得不承认,随着战争祭祀技能的不断提升,他的脑海中总会被灌输一些莫名其妙的复杂东西。或者从某种角度来说,战争祭祀本身就是一条通往主神的,成神之路。

    “你究竟是谁?”

    思索良久,从杨峰的轻薄的嘴唇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巴罗曼侯爵的难看的脸色像夏季乌云放晴的天空一样,冷不丁地绽出了一丝笑意。

    只见他再次非常恭谦地行了一个鞠躬礼,开口言道,“主管战争的主神,您可以叫我西奥。西奥·巴罗曼!”

    在接下来利蒂希亚一声震惊的呼唤中,西奥·巴罗曼再次拂袖一挥,手上的一枚造型古朴的月形戒指,突然爆发出一阵迷蒙的流光……

    数百颗十分完整的菱形神格就摆在那里,五光十色,狂暴神格、堕落神格、光明神格、风系神格……应有尽有。它们发出的光辉,使整个金碧辉煌的皇帝书房都为之黯然失色。

    纵使开启了统帅模式、神威技能的杨峰,他的心脏都忍不住狠狠地抽动起来。

    恍惚之间,在西奥·巴罗曼的身上,仿佛是像罩了一层迷雾一般,使人琢磨不透,永远也无法看清楚他。

    “主管战争的主神,这是西奥·巴罗曼的一点小见面礼。”

    西奥·巴罗曼颇具玩味地看着杨峰的反应,在他额头和嘴角两旁深深的皱纹里,似乎蓄满了笑意,连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种很轻快的节奏。

    *********************************************

    (1更完毕、、、求收藏、求打赏、求推荐票票!大家的支持就是少年的码字动力,在此求各种支持!!!!!!!!!!!!!!!!!!!)
www.dopocangqiong18.comwww.dopocangqiong1100.comwww.shubao2299.comwww.dingdiannworld.comwww.mianhuatang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