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蒸汽坦克

    异世罗马全面战争

    ——这种称为“哥布林”bsp;   这时候城中传来的震天欢呼声,象阵扎一样,直刺进杨峰的耳膜。他忽然看向地精族长哥布林,将目光一沉,“哥布林,我命令你们地精重新夺回这座城市,当然,我自然不会让身材矮小地精去和敌人肉搏,而是给予你们一种新的战争机械……”

    杨峰先是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地精族长,而后抬起目光,像一对珠子一样,直盯着拜伦王城的方向。

    “叮……阿耳戈斯(战争神界)开启成功”

    星星点点迷蒙的传送门中,突然好似有雷声远远传来。顷刻间地面发生震动,好似地震一般摇晃。

    “那、那是……”

    地精族长哥布林震惊地看着一排排从传送门中驶出来的钢铁机械。地精族长哥布林那激动的神情,像开了闸的洪水,从他的眼底、唇边溢了出来。

    蒸汽坦克。

    由神圣皇帝陛下亲自设计,再经过灰矮人后裔,结合地精的蒸汽机械,铸造出来的一种新型战争机械。

    在前世中,坦克,或者称为战车,有“陆战之王”之美称。它是一种具有强大的直射火力、高度越野机动性,和很强的装甲防护力的履带式装甲战斗车辆。

    蒸汽坦克与前世坦克类似,却不具备发射炮弹的热兵器能力,同样是履带式的车轮,但在蒸汽坦克的旋转炮塔上只装备着一支穿透力强悍的弩炮。

    仅是如此,在地精族长哥布林的眼里,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蒸汽坦克,虽然地精的蒸汽机械起了必不可少的促成作用。

    但是一辆蒸汽坦克的推进系统,是由动力、传动、行动和操纵等装置组成。

    动力装置除了地精的蒸汽机械,还有冷却、进气、排气、起动、及加温等辅助系统构成,是蒸汽坦克复杂的动力源。单单这些,就不是地精单独能够完成的。

    制造蒸汽坦克,即使有了杨峰这个来自文明世界的现代人参与,所耗费的精神与心力都达到了一个清晰的饱和之数。

    “蒸汽坦克”被杨峰称呼为队伍中的伤害承担者,因为其具有强大的防御能力和伤害承受力。

    “蒸汽坦克”是团队的灵魂,肩负着保护队友的重大责任。也因此“蒸汽坦克”打一制造出来就受到了极大的尊敬。

    由于技术水平的限制和生产设备简陋,蒸汽坦克性能较低。

    而地精蒸气机的缺点很明显,需要背一个大锅炉,因此重量大单位功率不足。

    第一代蒸汽坦克制造出来缺点众多,例如行驶颠簸、速度缓慢,机械故障频繁,乘员工作条件恶劣等不足。

    早期的蒸汽坦克只能用于引导步兵完成战术突破,不能向纵深扩张战果。

    由于各个方面的技术都还不成熟,蒸汽动力的大锅炉占据了机身的大部分,所以在蒸汽坦克相对比较狭小的驾驶仓内,只可以容纳三名短小的地精。一个驾驶操作员,一个了望手,以及一个弩炮操作手。

    蒸汽坦克可以快速的摧毁一些并不坚固的建筑,并且它们具有厚重的建筑类护甲很难被摧毁。地精们可以驾驶着坚固的蒸汽坦克,在近似疯狂的行进中将敌人的建筑物踏平,将敌人士兵的身体碾碎。

    这种称为“哥布林”bsp;   一直被视为弱势族群的地精,终于可以通过机械向敌人发泄了

    蒸汽坦克抛出自己的压轮,疯狂的撕咬地面,抛弃尘土碎屑。

    由于城市巷战不适合嘲颅迅猛龙这样庞大的身躯体型,所以三千龙旗近卫军战士,选择以徒步的方式,用三百辆蒸汽坦克和五十架地精撕裂者为掩护,手持清一色的手张弩,作为先锋,向着战火中的拜伦王城,作为第一波攻击压了上去。

    扑哧……扑哧……

    从地精撕裂者钢铁的后身,以及蒸汽坦克的屁股后方喷出一片躁动不安的白色蒸汽。

    嘎吱、嘎吱……

    手张弩对着城中点射,密密麻麻的龙旗近卫军战士,错综交错在蒸汽坦克和地精撕裂者的钢铁身后,徒步发起了攻击。

    近距离有钢铁之身的碾压防御,远距离可以将敌人射杀在百米开外。这才是杨峰眼中真正的机械化军团。

    呜呜呜……

    一声悲沉的军号声远远传来,一直还在拼死占据城门的两千神圣狼骑兵,潮水一般四散,离开了自己的防守位置

    两辆并排推进的蒸气坦克,在第一时间,攻入了拜伦王城的城门。拜伦王国密密麻麻的盾兵方阵,瞬间失去了应有的防御力,一个个盾兵战士,仿佛象是纸扎的一般,破碎在蒸汽坦克的履带碾压下。

    在蒸气坦克的履带经过处,留下两道血肉模糊的猩红血线。毫无疑问,性格怪僻的地精坦克手,将成为战场上的清道夫

    “手张弩——正前方、射”

    透过蒸汽坦克之间的缝隙,随后压上来的龙旗禁卫军,半蹲在这些钢铁机械的后方,用手张弩对准乱作一团的拜伦盾牌兵,进行了一场几乎是惨无人道的密集射杀。

    万弩夹道而发,仅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聚集在一起的密密麻麻的拜伦盾牌兵,就被射成了刺猬。

    扑哧扑哧……每一支射进肉体的破甲弩箭,都可以轻易刺穿血肉筋骨,甚至是透体而过,拜伦盾牌兵的藤质盾牌丝毫不能抵挡,不断有中箭栽倒的身影,大片暗红色的鲜血浸红了盾牌兵方阵脚下的青石地面。

    …………

    “怎么回事?”

    王国元帅金洛克揪起一个从外围大街逃回来的盾牌兵,神色大怒。

    “元帅、钢、钢铁魔兽……”

    年轻的盾牌士兵,惊恐地手指着蒸汽坦克压来的方向。王国元帅金洛克听了这话,一皱眉,一股怒火不由得从两肋一下窜了上来了。“混蛋,人类世界哪来什么魔兽。捡起你的武器,给我回去”

    当王国元帅金洛克,脸色铁青,脖子涨得像要爆炸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盾牌兵都一路溃败了回来。盾牌兵指挥将领大老远就看见王国元帅金洛克的身影,赶忙抽身跑了过来,“元帅,快走防线守不住了、这里危……呃”

    盾牌兵指挥将领身体还未站定,突然看见金洛克元帅手中寒光一闪,他睁大着一双逐渐变成死灰色的瞳孔,呆呆地看着刺进自己肚子里的长剑,依然一字一句地说到,“元……帅……、快走”

    “动摇军心者、死”

    金洛克元帅并不去看倒在自己怀中的年轻将领,而是朝着四方溃逃的盾牌兵大吼一声,鲜红的十字长剑、震慑了每一个溃败士兵的视觉神经。

    “骑兵军团,突出外围大街,杀死你们看见的任何一个敌人。”

    “第一剑士军团,守住内围大街的进出口”

    “人在城在,城亡人亡”

    王国元帅金洛克,铁盔下露出了花白的鬓发,在王徽领章的衬托下,显出一种不言而喻的铁血之风。

    在他的眼皮下藏着一双炭火似的光点,在默默地燃烧着……

    …………

    破坏、骚动、壮丽的火烧场面、到处都是火光,使整个血肉四溅的王城大街上边的象白昼一样亮。

    城市里杀声四起,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而蒸汽坦克不断前进的轰隆声与士兵的惨叫纠缠到一起,更加重了纷乱的程度。

    “是时候了”

    这时候,一身天子装束的杨峰从黄金战车上站起身来,铿锵一声拔出了腰里的战神之剑,斜指苍穹。“第一神圣军团听令”

    在旁边浮屠少女的眼中,他原本秀如坚玉,是一个堪比浮屠祭祀一般的银发少年。而当他抓起武器,现又似凝了千年寒冰,在他面无表情时,看得人寒彻心扉。

    “进攻”

    十万燃烧军团严阵以待,杨峰的声音好象可以穿过云层,直达高空

    “第一神圣军团——进攻”

    路奇乌斯一手拔出腰里的罗马短剑,一手端正抗在肩部的黄金鹰旗,当他在重复神圣皇帝陛下的命令之时,停留在地平线上的十万燃烧大军,已经整齐迈开了自己的步伐。

    燃刃战剑、火印盾牌,装备了火属性元素武器的十万神圣大军,犹如一道望不到边际的耀眼燃烧的火焰,开始席卷大地而来

    由王国元帅金洛克率领,五万人的第一剑士军团,终究没能抵抗住五百辆蒸汽坦克,与龙旗近卫军的血腥碾压,拜伦王城的内围大街被撕开了裂口。

    更多的蒸汽坦克,撞毁掉阻挡在眼前的建筑,从一片残骸中冲了进来,尸体裹在由履带搅起的一团团血雾中,变成肉泥。

    蒸汽坦克那凶猛的扁宽前部,仿佛是一头头从海浪中冲出的恶龟,在蒸汽坦克前方被特意加厚了厚重装甲使它几乎坚不可摧。

    地精一贯使用的狰狞涂鸦,在火光中,好象恶龟闪亮的眼睛。蒸汽坦克在向前推进的时候,它尾部的蒸汽大锅炉的响声,可以让人感觉就好像身处在一个巨大赛车场一样。

    但是蒸汽坦克也存在一缺陷,其中防护上最大的缺点就是,它位于坦克车体后部的蒸汽大锅炉的表面装甲。那里是蒸汽坦克装甲最薄弱,也是最不稳定的部位。一旦受到致命攻击,蒸汽大锅炉就会立即爆炸,驾驶仓里的三个地精坦克手,会瞬间变成烤猪。

    当蒸汽坦克从一片残骸中冲进来的时候,有一支英勇,人数大约在三千人左右的的剑士,向蒸汽坦克的身后猛插,似乎是想从后方来攻击这些个钢铁怪物。

    带头的正是那个名叫巴彻勒的第一剑士军团指挥官。巴彻勒的年纪约摸三十五六岁,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腰间挂着一把十分显眼的十字剑鞘。

    当他们赶到蒸汽坦克的身后时,龙旗近卫军战士也恰恰赶到,眼看着对方就要朝数辆蒸汽坦克的屁股上招呼。

    龙旗近卫军匆匆抬起手里的手张弩,阻住敌人,弩箭齐发。

    一个年轻的拜伦士兵正在冲出废墟残骸目光异常坚定。从他的外貌长相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纯正的拜伦人,一头金发,眼睛如海一样蓝。

    他的目标是前方蒸汽坦克的屁股,只有攻击那里,才能迫使这些可以碾压一切的钢铁怪物停止下来,但是他失败了。

    这个年轻的拜伦剑士倒在了龙旗近卫军密集的弩箭之下,他的右手还紧握着那把父亲赠送给他的十字长剑,鲜血从他胸口流出,那枚挂在胸前的剑士勋章,在阳光与硝烟的映衬下显得庄严神圣。

    “混蛋”巴彻勒脸色涨红,挥舞着手中的十字长剑,愤怒地咆哮起来。龙旗近卫军的一轮齐射,使三千名剑士士兵倒下去一半之多。而这时候,龙旗近卫军的破甲箭已经见底,用来装载弩箭的行囊中空空如也。

    火光下,龙旗近卫军战士的黑甲有着沉沉的暗,高鼻深目,甲胄深掩下,每一个人似乎都是一样的表情,没有个性,只有统一——让人心颤的统一。

    电属性的斗气猛然迸发,龙旗近卫军战士一袭与头盔相连的鱼鳞战甲表面,立即浮现出一层密集的细丝电流,与手中的武器相连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像是天兵神将一样震撼人的视野

    陷阵营战士,步兵斩剑,钝圆的头部,宽阔但薄的刃身,丝丝作响的激荡电流,一米多长的剑身似有电芒喷吐而出。——神剑禁卫

    虎贲营战士,环首战刀,厚实的刀背能轻易承受住猛烈挥砍的应力,使之化为扑袭的猎鹰。长度超过一米的直窄刀身,蕴涵了前所未见的凌厉杀气与猛烈电芒。——神刀禁卫

    破阵营战士,破阵长戟,戟背为钩镰,戟面呈斧钺,顶端置尖矛。长度约三米,来回激窜着刺眼的电流,似蛇一样快速盘绕回荡。——神戟禁卫

    一场壮烈的肉搏战就要开始了。

    这时候,更多的拜伦王国剑士,与枪骑兵向着这个阵地汹涌卷来。

    “杀”

    手持长枪拜伦枪骑兵大吼一声,好像细小的枪刃发泄不出他的满腔怒火。每一次挥刺,总要把胳膊抡一个圈,好使出浑身的力气。

    呼啸着的弩炮长矛,拖着长长的利芒划破黑暗,刺在蒸汽坦克坚硬的钢铁机身上,除了能划出一片耀眼的火花,这个骑士别无所获。

    长矛从蒸汽坦克的旋转炮塔上放射出来,射穿一匹接一匹的战马。马前失蹄的骑兵,连人带马瞬间向前栽倒在后面同伴的战马蹄下,被后面的同伴给踏成肉泥。

    “龙旗神禁——”

    神剑禁卫,神刀禁卫,神戟禁卫三千余龙旗近卫军高举兵器,对峙上万敌人毫无惧色,整个龙旗近卫军可谓电芒纵横、军威震慑在风中那面猎猎作响的神圣龙旗,黑色旗面上刺绣着一条神圣威严的五爪金龙,显得格外醒目

    在华夏,龙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和神权,五爪金龙更是直接象征着皇帝。

    皇上既称天子,又以九五真龙自称。

    李雨轩是一个非常注重传统的人,而由他负责的三千名斗气战士无一例外,都被他灌入了忠君爱国的华夏思想。

    如果说鹰旗是罗马军团的光荣,拥有鹰旗、拥有光荣,失去光荣、失去一切。那么李雨轩所竖立的神圣龙旗,也一样具备着相同的意义。

    “近卫军在、龙旗在龙旗倒、近卫军亡”

    ……

    拜伦王国是一个拥有着二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当受惊到处乱跑的人们践踏在受伤的人身上。地下到处是呻吟声。这些人惊惶,那些人吓昏了。

    兵土和军官互相找寻。在这一切中,有些人还抱着阴沉的冷漠态度。一个平民女人的靠着一垛墙坐着,给她的婴孩哺乳,她的丈夫一条腿断了,也背靠着墙,一面流血,一面镇静地给粗制的长弓装上箭,向前面黑暗中的钢铁魔兽发射。

    在镜子一样光滑的青石街道上,到处横七坚八地躺着许多拜伦士兵的尸体。

    经过蒸汽坦克的反复碾压,大片的士兵尸体都呈血肉黏糊状,大部分身体部位都粉身碎骨。断肢残躯处抛散,鲜血染红了街面。

    ……在那广大无边的地面上,拜伦王城尽是火和夜色,别的什么也没有,天上的云和地底出来的云,在地面上散落布开,混在一块儿。从这一头到那一头,城市在摇晃,下沉,融解,随着十万燃烧军团士兵紧凑的步伐声,广大的空间跟大海一样在抖动。

    (少年悲泪呼唤:求推荐求打赏、求传说中的月票求推荐票票,跪求各种支持)。.。
www.dopocangqiong18.comwww.dopocangqiong1100.comwww.ddsday.comwww.dingdiannworld.comwww.mianhuatang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