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剑舞者

    异世罗马全面战争

    ——随着月精灵等一些精灵族群的灭绝,剑舞者早已经消失在天炎大陆的舞台。剑舞术在人类世界也失传了很久的岁月,时至今日,在拜伦王国竟发现了人类剑舞者,这样的秘密编制。……——

    “龙旗神禁——”

    神剑禁卫,神刀禁卫,神戟禁卫

    三千余龙旗近卫军高举兵器,对峙上万敌人毫无惧色,整个龙旗近卫军可谓电芒纵横、军威震慑

    在风中那面猎猎作响的神圣龙旗,黑色旗面上刺绣着一条神圣威严的五爪金龙,显得格外醒目

    电属性的斗气猛然迸发,龙旗近卫军战士一袭与头盔相连的鱼鳞战甲表面,立即浮现出一层密集的细丝电流,与手中的武器相连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像是天兵神将一样震撼人的视野

    “杀”

    拜伦王国第一剑士军团指挥官,巴彻勒挥舞着手中的十字长剑,愤怒地咆哮起来,率先与龙旗近卫军战士缠斗在一起。

    火光下,龙旗近卫军战士的黑甲有着沉沉的暗,高鼻深目,甲胄深掩下,每一个人似乎都是一样的表情,没有个性,只有统一——让人心颤的统一。

    斗气光芒闪动,一柄十字长剑倏地刺出,指向在迎面而来一个龙旗近卫军战士的左肩,巴彻勒是一个出色的并且武技高强的将领,他不等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龙旗近卫军战士的右颈。

    那龙旗近卫军战士用环首刀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斗气光芒霍霍,已拆了三招,巴彻勒长剑猛地击落,直砍龙旗近卫军战士的面门。

    龙旗近卫军战士避向右侧,左手环首刀一引,劈向巴彻勒的大腿。巴彻勒急忙撤剑急退……

    身体还未站定,巴彻勒已经脸色大变,对方仅仅是一个普通战士,无论是在斗气,还是在搏斗经验方面,就都足以和自己这个五级斗气的王国将军相媲美,其他王国士兵的境遇可想而知。

    在躁动震天的喊杀声中,龙旗近卫军战士战刀上的血沿着刀刃流下,静悄悄的滴落在污秽的地面上。

    短短30米冲击距离,拜伦王国第一剑士军团第一波攻击,五百名剑士在眨眼间全部阵亡,无一生还。

    斗气是一种内置看不见的修为,斗气的强弱,不仅可以大大加强攻击力,还可以加强身体的敏捷,灵活,抵抗防御等作用。

    如果按照天炎大陆的观念来评定的话,普通人类士兵的各项素质均可以达到三极战士的强度,而龙旗近卫军战士却都是斗气修为,普遍高达到五级的战士,没有斗气和拥有斗气,这之间的实力差距,简直是无法用人数来弥补的。

    大型长条甲札编成的札甲和用中小型甲片编成的黑色鱼鳞甲,环状甲的肩膀以上有一圈铁皮保护颈部,与头盔相连。钢片拼合的铁盔上高高的红翎羽毛较为别致。

    这是龙旗近卫军标准制式的铠甲装备。

    三千龙旗近卫军,总共分陷阵营、虎贲营、破阵营。

    每营一千人,作为战争主神、神圣皇帝陛下的近身护卫,他们的战斗力当属神圣罗马帝国之最

    风像是一只有力的手,窒息着人的呼吸,逼迫人不时地张一张嘴来吸收风中过于稀薄的空气。

    这时候,更多的拜伦王国剑士,与枪骑兵向着这个阵地汹涌卷来。

    王国元帅金洛克如钢铁一般的声音势不可挡,“战士们,一杯汗水,会挽救一桶鲜血。我们反击得越坚决,就会消灭越多的敌人。我们自己的臣民死得就会越少。反击意味着更少的伤亡。我们的家在这座城市,我们的亲人需要我们的守护我相信,我们每一个战士、骑士的精神家园,都有一个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王国,那就是我们的信念。”

    “对国王的起誓就是我们的信仰骑士精神就是我们的信仰”再一次如钢铁般的声音从这些热血骑士们的喉中吼出每个骑士和剑士的额头都青筋暴起

    为了王国的那份与生俱来的高傲与自信,骑士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对他们来说,为了达到自己保护王国的使命,生命,是可以拿去的。

    人类三大帝国信仰他们的主神,希望在他们危难之时主神去搭救他们。

    光明精灵信仰光明女神,希望在他们堕落时将他们救出。

    黑暗精灵信仰黑暗冥神,希望在他们需要帮助时英雄会挺胸而出。

    而人类王国呢?他们的信仰是什么?

    每当人们提起——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精神,公正这十六个字,无论高低卑贱,贫穷富贵所有人都会肃然起敬潸然泪下。不为别的,就为那些“荣誉即吾等性命”的王国骑士们

    在人类世界里,骑士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它代表着光明,代表着一诺千金,代表着修身恪己,代表着永恒不变的赞美。

    永远的神话——不灭的骑士精神。

    荣誉即吾等性命

    无需多说,王国骑士们再一次用他们的荣誉,性命。

    谱写了王国历史上最悲壮的战役。

    “杀”

    “杀”

    当激昂的喊杀声混杂在一起,在第一时间胶着出一曲血肉碰溅的疯狂。

    龙旗近卫军、作为战争主神、神圣皇帝陛下的近身护卫,他们的战斗力当属神圣罗马帝国之最

    斗气无疑是天炎大陆武技的最高境界,或许一个斗气战士所表现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一千名斗气战士在一瞬间所配合施展的斗气攻击,这种效果绝对是令人心惊胆战的。

    更别提还有元素武器的加成,而这就是斗气军团的威力

    “陷阵盾击”将众整齐,每战必克。陷阵战士作战极为勇猛,不克敌阵,他们决不回头

    就在这时候,每个陷阵营战士猛然单手举起了陷阵大盾,向身后挥舞,斗气贯穿整个左臂,脚下陡然重踩一步,薄而坚实的陷阵大盾,向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敌人,横飞了出去。

    陷阵盾牌的构造特殊,仿佛专为了这一式盾击而设计。很少有人注意,在陷阵盾牌的下半身边缘,呈现很锋利的三角形,底部甚至置有尖刃。二十米的距离,加以陷阵营战士强大的斗气,足以将手中的陷阵盾掷过去,并形成难以预料的恐怖杀伤力。

    由斗气实力高强的陷阵战士,所施展的陷阵盾击,不但可以削碎敌人的护身防御,更是去势不减,直接连带着斩碎了敌人的半个身子、或者半边脑袋。

    有些倒霉的拜伦剑士,他们的头颅犹如突然遭受重击的西瓜,红白血肉立即溅满了脚下的泥土。

    “劈山式”虎贲战士,铁骨铮铮,虹虎舞跑,像老虎一样勇猛有力。

    紧随而来的是环首战刀的一记正中猛劈,燃烧着的刀身火焰,携斗气之威,仿佛要劈开眼前的一切,来平息脚下奔腾震响的大地之怒。

    嘭

    元素武器加成,斗气威力纵横,千名虎贲同时迸发斗气的威力,让大地都为之震动

    巨响过后,不仅王国元帅金洛克为之愕然,就连正在战斗的数万王国大军也相继傻眼了。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是多么强大。

    斗气军团,异世斗气,和元素武器的威力,战斗只是刚刚开始,第一剑士军团就已经溃不成军,拜伦王国第一剑士军团指挥官,巴彻勒瞬间阵亡。

    在虎贲战士的身前,每隔一段距离,大地上都会有一个足有4米宽阔的圆形巨坑,巨坑里漆黑一片。

    在巨坑四周呈放射性的倒下无数的烧焦了尸体,再往外一些,是还在燃烧的尸体,再往外一些,还倒下更多的尸体,突然到来的热浪把尸体上的衣服全部剥去,所有死去的士兵都象烧熟的大虾一样倦缩着倒在地上。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尸体燃烧的恶臭。

    “破阵式”

    “破阵战士,杀尽眼前的一切敌人”

    继陷阵战士、虎贲战士之后,龙旗近卫军破阵战士的攻击可谓是一击三层浪,并且后浪盖过前浪。

    手持破阵重戟的破阵战士,象是后续铺卷的大浪,交叉劈出了第三道集团斗气攻击。

    破阵战士所施展的破阵式,与虎贲营的劈山式,有异曲同工之妙,唯一的不同点,由破阵重戟所施展的破阵式,没有任何后续的攻击和防御,调动全身的斗气,倾尽全力都用于这一击,大有重戟破阵,所向无敌之势

    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面临威力强悍的斗气重劈,……拜伦骑兵连同他们坚硬的护具马铠,就象是纸糊的一般,纷纷裂为两半,连人带马被劈成两半的尸体比比皆是,可谓是死伤惨重。

    当猛插于蒸汽坦克后面的敌人,被龙旗近卫军清理干净以后,停滞的五百辆蒸汽坦克又重新运作起来。这些钢铁机械,轻易就能撞毁掉阻挡在眼前的建筑,从一片残骸中冲了进来,再冲进另一片建筑。

    “守不住了么……”

    当王国元帅金洛克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冷汗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血液像凝固了一般,浑身没了力气,孤独无助悲伤一起涌上心头,他的脸像刷上了一层白灰,死白死白的。嘴唇抖动着,似乎还想说什么,可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

    陈年旧疾突然发作,然后感觉周围的物体开始旋转,他的视线也渐渐模糊起来……到最后,他只看到街道尽头一排排扑卷的火浪,在那些火浪中,布满了密密麻麻无数的神圣步兵。

    “神圣第一军团——杀死你眼前任何可以站立的生物神圣皇帝陛下令——平民参与反抗,必屠城”

    拜伦王城尽是火和夜色,别的什么也没有,天上的云和地底出来的云,在地面上散落布开,混在一块儿。从这一头到那一头,城市在摇晃,下沉,融解,随着十万燃烧军团士兵紧凑的步伐声,和王国元帅金洛克倒地的那一刹那,广大的空间跟大海一样在抖动。

    …………

    当一队亲兵,带着满身鲜血、昏迷的王国元帅金洛克来到王宫的时候。拜伦王国懦弱的王储殿下吓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慌忙从王座跳了下来。“他、他死了吗?”

    “殿下、您怎么还在这里,快下令突围吧——”

    元帅的亲兵队长满脸血污,面露沉痛无比的神情,朝着早已经吓坏了的王储殿下身后大吼着,“剑舞者在哪里?快带王储殿下突围——”

    时至此刻,他还没有忘记王国元帅金洛克在昏迷之前,指着拜伦王宫的方向交代给他的话,“快、王宫……王城已经守不住了。有剑舞者在,王储殿下定可以安然突围”

    这时候,从王储殿下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丝声响。

    红色的王宫殿堂,红色的地毯,红色的帘幕,金色的彩绘,金色的流苏。

    恍惚之间,一个窈窕的身影从角落的黑暗中缓缓走出。

    一头红色的长发,一袭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

    半条颀长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赤裸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发出诱人的邀请。

    这是一个美人,但在她的身体背部却露着两把精致的十字剑柄。

    可惜……她是个哑巴。

    哒……

    第二个出现的同样是一个美人。

    高瘦的个子白皙的脸。淡淡的眉毛坚挺的鼻子,空洞又有内容的黑色瞳孔,还有那张充满血色的嘴唇,嘴角露出一道很美的弧度。

    在她的身体背部却同样裸露着两把精致的十字剑柄。

    第三个……第四个……三百个窈窕、美丽的女人出现在红色的王宫殿堂里。

    第一个出现的红发女人半蹲在王储殿下的身旁,抬起她修长的手指,优雅无比地拨弄着痴呆的王储殿下,面前的额发。

    “你好美”

    看着对方绝美、柔美的轮廓,王储殿下发出陶醉地赞美。终日有这些剑舞者守护在王储殿下的身旁,使他忘记了恐惧、忘记了害怕。

    王储殿下睁开一双大而无神的眼眸,伸手探向红发女人的脸颊。

    红发女人,接住王储殿下的手指,放在嘴边轻吮。

    王储殿下的手落在对方的柔美的面容上,触手绸缎一样光滑柔软的肌肤,他的手好像被磁石吸住了一般,久久不肯离去。

    王储殿下的赞美,使红发女人笑得凄惨恐怖,因为只要细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女人的瞳孔里闪烁的全是毒辣嗜血的光芒,残酷无情、犹如地狱鬼火。

    在天炎大陆的人类世界,每一个帝国都深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底蕴,哪怕它只是一个王国。

    剑舞者——只效忠于拜伦王座的继承人,传说、每一个剑舞者战士都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

    从幼年开始,这些有资质并且有美貌的女孩,她们的舌头就要全部被割去。终日以鲜血和兽奶的搅拌物为食,在封闭黑暗的环境里与魔兽终日厮杀,一个合格的剑舞者,除了她的剑和主人,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去杀死一切活着的生物。或者可以说,她们被培养成憎恨一切活着的动物。

    传说第一个掌握剑舞者技艺的人,早在这个世界之前的时代已开始在学习他们的技艺,那是在星光微弱的时代,世界还很年轻,死亡还只是在梦中才会有。

    在那个时代,精灵族大师的刀刃在永恒的微光中闪着白色的光芒——这比太阳的光芒和黎明时期更久远。那些早期的大师编排他们强大的舞蹈,互相搏斗,战斗的舞蹈是另一种艺术,不像如今是残酷的需要。

    他们发展的艺术所需要的技能不像人类所知道的那样。但是那些坚持到底的人会达到我们所知道最伟大的武士的水准,他们的刀刃会保护这个世界的奇迹并像闪电一样给堕落以致命打击。

    剑舞术本来便就是从精灵一族中流传出来的武技,繁复华丽的招式与凌厉的杀伤力是它的招牌,最初的精灵剑舞者更多的是一种竞技而非战斗。

    也许,自剑舞战技流传至人类的手中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剑舞者们一时的繁荣与一世的堕落。

    或许对于人类来说,总是去专注一种事物,这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

    人类的聪明和他的残酷举世著称,挑选出剑舞天赋的女孩,割除掉她们的舌头和人性,使之纯粹地以剑舞而生,到这个时候的剑舞者,具备了精灵剑舞者对剑舞术的执着,同时也具备了无穷的杀戮与憎恨。

    随着月精灵等一些精灵族群的灭绝,剑舞者早已经消失在天炎大陆的舞台。剑舞术在人类世界也失传了很久的岁月,时至今日,在拜伦王国竟发现了人类剑舞者,这样的秘密编制。

    (少年悲泪呼唤:求推荐求打赏、求传说中的月票求推荐票票,跪求各种支持)。.。
www.dopocangqiong18.comwww.dopocangqiong1100.comwww.qb5200c.comwww.ddsday.comwww.dingdiannwor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