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元帅之死

    异世罗马全面战争

    ——“握紧剑柄,我无需拥有全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佛,如果有,便是我,披散了蓬乱的头发、斜搭着染满鲜血的衣裳,我要站上群峰之颠,擒住白云……从那日起,无悲无伤,不羞不愧,我再不会有任何遗憾,再不惧怕任何人,哪怕是苍天,我将成为不老不死的神”……——

    剑舞者——只效忠于拜伦王座的继承人,传说、每一个剑舞者战士都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

    从幼年开始,这些有资质并且有美貌的女孩,她们的舌头就要全部被割去。终日以鲜血和兽奶的搅拌物为食,在封闭黑暗的环境里与魔兽厮杀,一个合格的剑舞者,除了她的剑和主人,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去杀死一切活着的生物。

    或者可以说,她们被培养成憎恨一切活着的生物。

    “不、我不会逃走。我要投降——”

    这位拜伦王国的王储殿下不可谓不懦弱,他此刻的脸色苍白如纸。

    突围意味着拜伦王国将会灭亡,失去殿堂上那张华丽的王座,意味着他将要失去一切,甚至是失去这些美丽剑舞者少女的守护。

    而拜伦王国的第一任国王,也许是抱着警示后世子孙的态度,曾立下了一条苛刻的训诫,亡国之君不配再享有剑舞者美妙的身躯和忠诚,当拜伦王国灭亡的那一天,这些剑舞者少女将恢复她们的自由之身。

    换一种说法,剑舞者可以护送王储殿下逃出失陷的加纳王城,而到了那个时候,这些个美丽残酷的剑舞者都将会离他而去。

    当然,如果王储殿下决心与拜伦王国共存亡,那么这些剑舞者还是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一切都取决于当代国王的态度,从这条训诫中可以看出,拜伦王国的第一任国王是一个铁血又精明的国王。

    可惜,这位才刚刚十五岁的王储殿下,可谓是懦弱到了极点。他即不想失去自己宝贵的生命,更不想失去这些早已经伦为他床榻玩物的剑舞者少女,以及还有红色殿堂之上,那张尊贵华丽的国王宝座。

    即使到了这种时候,王储殿下还是抱着一丝幻想,假如自己能够主动投降,那么说不定还能继续占据国王宝座,毕竟拜伦王国还有六大行省,还有上百万的王国士兵。

    只要自己主动投降,这些入侵者绝对不会就这么杀了他,哪怕当这个国王只是徒有虚名,能够得到剑舞者的终日陪伴,王储殿下都已经心满意足。

    “殿下、不能投降、哪怕是战死拜伦王国的尊严不能遗失——”

    元帅的亲兵队长满脸血污,声泪俱下,一个劲地磕头,请求王储殿下收回投降的命令。而他却没有发现,在一旁的王国元帅金洛克已经悠悠转醒,当金洛克老元帅听清楚亲兵队长的恳求,嘴中喷出一口怒血,气弱游丝唾骂出口,“畜生——拜伦王国十代国君的骄傲与尊严,尽毁于你手”

    “臣民受辱,王族蒙羞,留你何用杀、杀了这个畜生决不能让他出去投降——”

    尽管已经气若游丝,但王国元帅金洛克立刻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愤怒地盯着王储殿下。事到如今,即使违背了自己当初所立下的誓言,王国元帅金洛克也决不能让先王蒙羞。

    王国元帅金洛克的亲兵队长一咬牙,对着身后的上百亲兵大吼一声,“”

    剑光霍霍,上百名精锐的元帅亲兵,拔出他们的十字长剑,便要围上前去,对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王储殿下刀剑相

    “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

    王储殿下双腿发软,将握在剑舞者手里的手臂猛地一抽。看着王国元帅金洛克的上百名亲兵围上来,他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自己呼吸都觉得困难,“剑舞者保护、保护我——”

    当王储殿下求助于剑舞者的时候,他才发现就连平时看来很乖巧、从来不会违背自己的少女,现在好像也变成了魔鬼,向他狞笑着。

    不可否认的是,剑舞者的忠诚是毋庸质疑的,只要王储殿下一天没有离开加纳王城,那么剑舞者就会尽一天自己的职责。无论主人要求自己做什么,那怕是床榻间的要求——

    剑舞者的剑一旦出鞘,又会增加多少亡灵……

    当亲兵队长直视红发女子的眼睛,狰狞中仿佛又有着几分悲伤。

    那样的眼神,几乎令他这样一个心早已冰冷如铁的士兵为之一震。

    然,亲兵队长依然硬着头皮,不自量力的他还是缓缓拔地出他的十字长剑,两人相隔一丈,那红发女子只是默默看着他,竟微微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中没有一丝悲哀,仿佛一朵开在冷雨中的蔷薇,寂寞,孤独,美丽,而又充满了嗜血。

    那样的笑容,让亲兵队长看呆了。没想到剑舞者这样的冷血杀手竟然也会笑

    只是在亲兵队长怔住的一刹,两道绯红的剑光从那女子的手中流出。还不及他提剑反击,那两抹绯红色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急退

    斗气光芒闪烁,青色的剑光终于冲天而起,十字长剑在空中虚虚实实接连三刺,如蛇吐芯一般,直刺向剑舞者的眉心。

    只是这一招,几乎达到了亲兵队长毕生武技的颠峰。身为一个四级斗气修为的战士,无论是搏斗经验,还是斗气修为,亲兵队长都可以和王国中的一些将领相媲美。只是,在剑舞者这样的金牌杀手面前,他的实力还是不够看的。

    只是千分之一秒,绯色的剑光在他胸口处一闪,又迅速消失。

    亲兵队长好似只看到了一个足尖点地,轻轻起舞的美丽女人,其他的他也什么都没有看到,便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痛。低头,一行殷红的血流下。

    这样快的剑光,不愧是剑舞者

    呃啊——

    红色的殿堂里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不绝于耳,鲜血飞洒的声音,淅淅簌簌的,就像是秋之月里的细雨。只是瞬息之间,上百名元帅亲兵便已经成为了三百个剑舞者的剑下亡灵。

    人舞剑无踪,剑出不留红,敌身还未动,一切已成空。

    恍惚之间,一个窈窕的身影来到王国元帅金洛克的身前,一头红色的长发,一袭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

    她挥舞着两把精致的长剑开始翩翩起舞,慢慢的,她拿起剑,舞动了起来。只见她把手挥向前方,用她的手腕转动剑柄,剑也慢慢转了起来。渐渐地,剑越转越快,手腕轻轻旋转,两抹剑芒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却与女子那抹青色柔弱的身影相融合。

    传说第一个掌握剑舞者技艺的人,早在这个世界之前的时代已开始在学习他们的技艺,那是在星光微弱的时代,世界还很年轻,死亡还只是在梦中才会有。

    在那个时代,精灵族大师的刀刃在永恒的微光中闪着白色的光芒——这比太阳的光芒和黎明时期更久远。那些早期的大师编排他们强大的舞蹈,互相搏斗,战斗的舞蹈是另一种艺术,不像如今是残酷的需要。

    剑光在空中画成两道银弧,红衣女子的腰肢随机顺着剑光倒去,却又在着地那一刻随机扯出红色的衣袖,绕着大殿如天仙般的环绕在青色的剑光中,只在一瞬,一段短暂的剑舞就已经结束。

    红发女子随即把手中的两把长剑甩出,红袖与青色的身影一同落下,正中她背部的剑鞘之中。

    王国元帅金洛克脸色已经苍白如纸,鲜血在他喉咙里不停打转。他年逾六旬,铁盔下露出了花白的鬓发,平日里如钢铁一样坚硬的臂膀在此刻颤抖不堪。

    一支短暂的剑舞,斩断了他所有的生机,在他皱褶沧桑的脖颈处,缓缓出现了一丝红线,紧接着,眼红的鲜血喷溅而出。

    溅落的血滴直落在王储殿下的一身华丽的袍服上,绽开一朵朵,三十年前金洛克割指立誓,对拜伦王国忠心不二,一模一样的小血花。

    …………

    过了许久,夜空只有城里房屋燃烧所发出的吱吱声和神圣步兵们走动带起铠甲的碰撞声。

    尸体遍布拜伦王城的大街小巷,这是一场血腥的残杀,弩炮与手张弩的远击,肉体与肉体的相搏,造就出一幅幅血流成河、惨不忍睹的画面。

    拜伦王国十五岁的王储殿下,命令残余的士兵和平民停止抵抗。战败者抛下了武器,有的企图逃出城去,有的装死躺在地上,有的笔直地站在那儿,脸色雪白,眼睛充血,有的则在祈求。

    “吾皇现世神掌管大神州”

    “吾皇现世神掌管大神州”

    神圣第一军团,十万大军的呐喊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

    “屠戮众生……你究竟是魔鬼还是浮屠?”

    当看到地上到处散落的尸体,浮屠少女那声音中似乎带有着无尽的哀伤。

    “你又错了,万物皆无常,有生必有灭;不执著于生灭,心便能寂静不起念,而得到永恒的喜乐。人因企求永远的美好、不死而生出了痛苦。”

    听完杨峰的话,浮屠少女沉默不语,明艳的额头略带一丝苦色,好似在苦苦思索、挣扎着什么。

    华夏世界几千年的佛教文化,这种口不对心的佛经妙言,杨峰随时可以顺口拈来,尽管他不屑于谎言,但他还是选择欺骗了浮屠少女。

    只是因为不忍亵渎心灵中的那最后一抹明净,只有看着她,杨峰才能感觉到平静,才会感觉自己已经变得冰冷的心,不像以前一样疼痛。

    自始至终,有一句话,深埋在杨峰的内心里,使他没有说出来。

    “握紧剑柄,我无需拥有全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佛,也没有浮屠,如果有,便是我,披散了蓬乱的头发、斜搭着染满鲜血的衣裳,我要站上群峰之颠,擒住白云……从那日起,无悲无伤,不羞不愧,我再不会有任何遗憾,再不惧怕任何人,哪怕是苍天,我将成为不老不死的神”

    ……

    透过神圣的天子珠帘,拜伦王国的王储殿下他低着脑袋,眼睛不望人,在愤激不安的人群当中穿过,像一只胆小的兔子一样。然后迅速匍匐在神圣皇帝杨峰的脚下。

    王储殿下看上去比杨峰还要略小上那么两岁,他高高的个儿,微黄的头发自然卷曲,他高高的鼻梁,又黑又长的眉毛下,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什么人”

    发现有人闯过来,路奇乌斯铿锵一声,拔出了腰间的罗马短剑。

    王储殿下一看见这危险的苗头,脊梁骨就像被人抽去一样,不待路奇乌斯进一步的动作,他自己就先成了稀泥软蛋。

    “伟大的征服者,我拜伦王国伯纳迪恩王族,第十一世王储哈比森,向您投降快……带过来。”拜伦王储殿下哈比森,急忙冲着身后焦急喊话,这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从角落的人群中缓缓走出。在她的手中端着一个艳红的托盘,上面摆放的正是王国元帅金洛克一颗苍老的脑袋。

    “这、这是我奉献给您的礼物王国元帅金洛克,就是他,一直不肯听我的劝告、在和您战斗……”王储殿下哈比森手指着那颗嘴边溢出血迹的脑袋,整个人看起来惶恐不安。

    杨峰自然不会忘记半日前,城中传来的震天欢呼声,“金洛克元帅万岁金洛克元帅万岁”…………象针扎一样,直刺进他的耳膜。能够将打败有地精飞艇作为空中支援的,一万神圣狼骑兵军团,可见这个金洛克元帅是一个出色的统帅。

    无奈、自古忠义多苦逼……到最后,这样值得敬佩的人不但没有战死沙场,却是死在了一个稀泥软蛋的手里。

    打量着惶恐不安的王储殿下哈比森,这时候,在杨峰的嘴角处勾勒出一丝颇为玩味的弧度。“告诉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王储殿下哈比森,紧张得张开了嘴巴,呆呆地趴在那儿,全身颤抖,冷汗直冒,恐惧和疲乏使其全身麻木,不能动弹。

    他惶恐不安地看着杨峰,“不要、不要杀我有我在,拜伦王国六大行省、上百万的领主士兵才不会叛乱,求求您、不要杀我”

    他两眼发直,连连自语,又惊又怕,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

    看着这景象,周围抛弃武器的拜伦王国士兵,与平民羞愧地垂下脑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历代拜伦国王都是响当当的铁血国君,为何到了这一世,却出了这么一个稀泥软蛋?难道说,拜伦王国很的是气数已尽,到了它该灭亡的这一天吗?

    “希望真如你所言……”

    杨峰自然不会轻易杀了这个稀泥软蛋,拜伦王国虽然名存实亡,但神圣大军扫灭人类七十八王国的脚步,却不会因此停下来,为了防止后院起火,杨峰很有必要扶持一些傀儡来作为暂时的挡箭牌。

    等扫灭了七十八王国,才能回过头来肃清这些战后隐患。毕竟杨峰的目的是为了获取虔诚的信仰之力,而这样的稀泥软蛋无疑是目前最好的傀儡人选。

    从王储殿下哈比森惶恐不安的面孔上扫过,杨峰的目光忽然停留在旁边剑舞者红衣女子的身上。

    一头红色的长发,一袭红衣罩体,半条颀长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在她的身体背部却露着两把精致的十字剑柄。

    恍惚间,杨峰突然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看到了血精灵利蒂希亚的影子。她们同样都是拥有着一头血红色的瀑布长发,同样白皙的皮肤和身材,唯一不同的只是,血精灵利蒂希亚拥有着比对方更加脱俗,更加的绝世美丽的容颜轮廓。

    “你叫什么名字……”

    杨峰神圣不容违抗的声音直刺进剑舞者红衣女子的耳膜。旁边王储殿下哈比森惶恐不安的面孔闪过一丝懊悔之色,他不该把剑舞者带在身边。

    每个剑舞者都是拜伦王国精心挑选出来的美女,可惜……她们都是哑巴。

    此刻,剑舞者红衣女子正好奇地打量着,高坐于黄金宝座之上的神圣皇帝杨峰,那一头及腰的苍苍银发,在她一双冰冷嗜血的美眸中仿佛掺杂了许多的不解之色。

    (少年悲泪呼唤:求推荐求打赏、求传说中的月票求推荐票票,跪求各种支持)

    (快1万张推荐票了,还差200张……求推荐票挖…………再跪一次)。.。
www.dopocangqiong18.comwww.dopocangqiong1100.comwww.shubao2299.comwww.dingdiannworld.comwww.mianhuatang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