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香爱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太介意你用

香爱由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醋谭之前帮尤孟想洗过一次澡。
    她自己的话,其实也还好,最大的感受就是一饱眼福。
    就是尤宝宝好像被折腾地有点痛苦,还被醋谭“大刀阔斧”地剪掉了身上的最后一块布。
    醋谭的心里闪过一丝犹豫。
    尤宝宝不是说,她帮忙洗澡的感觉,也一样是“生不如死”吗?
    “你如果愿意帮我洗澡,而且又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的话,我是完全都没有问题的。”尤孟想说得轻描淡写,完全是一副把所有的选择权,都交给了醋谭的样子。
    哪里还有什么对“生不如死”的担忧。
    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在经历了真正的“生不如死”之后,对之前随便说说的那个“生不如死”完全没有感觉了?
    人类的适应能力,总归还是最为强大的。
    醋谭刚刚心里面的那一丢丢的犹豫,立马就跑到了九霄云外:“我给你买的那么多个‘杯子’,我都给你带过来了,你不介意我看的话,我也是不太介意你用的。”
    尤孟想前一秒还装得风轻云淡的脸,下一秒就变得有点“色彩缤纷”。
    为什么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一张床上聊天,还能聊到“杯子”上面去?
    有一个学医的女朋友,在享受到诸多福利的同时,也得要接受她异于常人的思维模式。
    幸好,醋谭同学不是专攻泌尿科的。
    不然的话,就真的是“前途渺茫”了。
    尤孟想还在耐心地“等待”醋谭来收割自己的第一次,某人的思想为什么这么不纯洁,动不动就扯到关于“杯子”的话题。
    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
    尤孟想不需要“杯子”,就算真的需要,那也必须是一个醋坛子。
    一杯子,又不是一辈子,爱谁谁拿走。
    尤孟想说自己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是有意提醒醋谭,让她接着练习收割的技艺。
    理想从来都很丰满,现实却一直是那么的骨感。
    他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如初呢?
    左手的粉碎性骨折后遗症,尤孟想本来还希望在醋谭面前再坚持一段时间,等到右手能够行动自如的时候再看一看要不要做手术。
    可第一次出问题,就被醋谭“逮个正着”,自己也差点就没能坚持下去,再这么下去的话,肯定也不是一个办法。
    尤孟想并不是那种有强烈自虐倾向,明明已经到了极限,却装成一点事情都没有的人。
    被左手的伤折磨了六年,并没有让尤孟想百炼成钢。
    如果不是意志力比一般人都要更坚强一些,尤孟想一定还沉浸在药物成瘾里面,无法自拔。
    尤孟想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左手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问题,只有痛苦没有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zuz被照顾的太好,左手一直都没有出什么问题,幸福地有点久。
    让尤孟想忘记了之前,习惯性的、每隔几天都要疼一次的感觉。
    有小醋醋在身边,为自己忙前忙后,尤孟想明显感到自己对于疼痛的忍耐力,没有之前那么强大了。
    昨天晚上,在醋谭无比轻柔地在他耳边说,不需要强撑的时候,他差一点点就要崩溃了。
    是不是有了女朋友在身边,人都变得比较脆弱了?
    他之前每次疼的时候,都想的是让自己铭记。
    可能心中有“恨”的时候,对疼痛会比较麻木。
    尤孟想意识到自己有点依赖把自己给“宠坏”了半个月的醋谭,但他不想让自己的女朋友,经常担心地连觉都不敢睡。
    醋谭才看到一次,就担心成了现在这样。
    这要是和以前一样,隔三差五地出问题,护工小醋醋肯定要比照顾他之前住院,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时候,还要更累。
    人嘛,总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在圣莫里茨的那半个月,尤孟想被照顾的很好。
    他的左手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不适的状况,除去天气的原因,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醋谭根本就没有给他自己动手做事情的机会。
    过去的半个月,尤孟想刻意掩盖了自己是左撇子的事实,连吃饭都不用动手。
    除了需要动动嘴皮子之外,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醋谭一手包办。
    牙膏是挤好的,毛巾是拧好的,如果不是出去吃饭的情况,尤孟想连水杯都没有自己拿过。
    想喝水的时候,只要看一眼水杯的方向,醋谭就直接把水端过来喂他喝。
    醋谭的整颗心都在尤孟想身上,才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够读懂自己的每一个“小动作”。
    尤孟想一想到这里,就开心地笑了。
    尤孟想以为醋谭会逼着他立刻马上就回去瑞士,没想到醋谭提出的第一方案是让教授过来。
    有一个事事都为自己着想的女朋友,是幸福也是幸运。
    尤孟想没有再说不想马上动手术这样的话,而是往床里面移动了一下,给醋谭空出大半张床的位置。
    “你昨晚就这么趴着,是当心我乱抓,要握着我的手睡觉才安心,对吧?
    现在才三点,我还要再储存点能量,也不知道等下还会不会下雨,你到床上来陪我睡吧。
    你要是现在不上来,我肯定睡不着,就算睡着了,肯定连做梦都想着把你拉到床上来。
    到时候用力过度,不用等到下雨,我的左手肯定还要再被神经给折腾一次。
    你光看着就能看哭。
    你别担心啦,我现在体力透支,就算是有心也是无力啦。”尤孟想看穿了醋谭不愿意上床睡觉的心思。
    “切~你想得太多了。
    都什么和什么啊?
    你也太小看人了吧,小醋醋是那种会担心帅尤尤对自己胡作非为的人吗?
    我就算要担心,也是担心你对我无动于衷,好吗?
    d的忍耐力那么强,就很糟糕啊。
    我是怕爬上d的床之后,会不合时宜地对d下手。
    这样一来,你本来就已经散架的骨头,就会被小醋醋弄得伤上加伤。
    直接从散架给整成了粉碎性骨折都有可能。”醋谭被人拆穿之后,嘴还是和死鸭子一样的硬。
    “又不是没有粉碎过,女朋友亲自动手,再帮我粉碎一次,我是乐意至极的。”尤孟想一点都没有被醋谭的话里有话给吓到。
    尤孟想说着话,再次用自己的左手,把醋谭往身边拉。
    “你太过分了,你拿自己的手威胁我。
    算了,看在你昨晚都虚脱了的份上。
    我只能拼命压制我心里面的小恶魔了。
    万一,我是说万一啊。
    万一我睡到一半,梦里面那个毫无定力的我,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完全不考虑现实情况,就要对你动手动脚的话。
    你记得要奋力反抗,把小醋醋叫醒啊。
    梦里的小醋醋毫无节操,清醒的时候,应该还是有点硕果仅存的良知的。”在醋谭的内心深处,她真的是担心自己占尤孟想便宜,多过于尤孟想占她的便宜。
    尤孟想大概忘记了,她可是那个,看到d的第一眼就情窦初开,第二眼,便心有所属,心心念念地想要把帅尤尤给收归了的,超级颜控。
    “反抗什么啊,我一个小dd,自然是要多配合有多配合啊。”尤孟想在关键时刻,又想起了醋谭给自己取的那个他一开始特别抗拒的昵称。
    小dd,这个称谓,有的时候还是蛮好用的。
    “你是流氓你怕谁?”醋谭决定在自己彻底的心猿意马之前,乖乖地开始躺尸。
    醋谭闭上眼睛就开始数“尤孟想”,一个尤孟想、两个尤孟想、三个尤孟想……
    选错了数的对象,越数越兴奋。
    刚刚趴在床边都能睡着的醋谭,数了上万个尤孟想,还一样清醒着。
    (卷四完)

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香爱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ngfe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