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白夜浮生录 > 第一百二十五回:无颠无倒

白夜浮生录由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站住!”
    反正这妖怪不可能忽略附近的气息,几人一定早已暴露。只不过,缒乌周围也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所以他亦不曾选择隐藏或逃跑。既然如此,祈焕便直接喊了出口。
    那几根明目张胆的肢节缓慢地摇摆,缒乌转过身,一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
    “你们得到它了。”
    他的语气带着种预料之中的意味,这令他们有些微妙的不满。缒乌的声音在海的微颤中显得有些轻远,几人听得勉强。当他们向前走了几步时,缒乌便向后退去,不跑也不打,就这么保持着仅能听见喊话的声音。
    “如果你是说降魔杵,那么,是的。”
    祈焕也故意拿出降魔杵,挑衅似的举起来晃了晃。缒乌倒一副无所谓的架势,反而也取出了什么,也在空中左右摇了摇。在深夜海面映衬下,泛着微光的什么在空中晃动。只不过那光的位置,要比他蓝灰色的手略高一些。它似乎被固定在什么之上。
    白涯抬起手,摸向身后的刀柄。祈焕先按住他的手臂,轻声道:
    “当心是假的。”
    “是真的。”霜月君只看了一眼,就如此笃定,“六道无常的眼睛不会认错。”柳声寒也点了点头。
    难怪他一眼认出修罗的降魔杵,是个仿品呢。
    “去抢回来。”
    他们还未反应过来,白涯忽然就冲了出去,没有任何预兆。他体力恢复得很快,连霜月君也为之侧目。柳声寒的肩上还有斧伤,虽然只是皮外伤,动一下却很痛。先前沉浸在战斗中足以令她忽略这个细节,可现在不同了。衣服上也破着口,来时一路的冷风像细密的针扎进去了一样。
    祈焕本想追过去,回头看了一眼柳声寒。霜月君仍是丝毫没有帮忙的架势,祈焕有些生气,却没什么立场责备。
    “你要是不去搭把手,就照顾好她。”
    “没事。”柳声寒笑了一下,“我擦过药。这点伤,很快就好了。”
    “不如说现在还没有愈合,反倒不太正常。”
    霜月君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祈焕都快习惯了。虽然这次的话依旧不中听,不过他懒得和他计较。祈焕还未加入战斗,刀剑的摩擦声便传入耳畔,急促、清脆,无休无止。他抬起眼,看到剑影刀光间火花迸溅,祈焕甚至觉得自己无从插手。
    但是,他看清楚了。蓝珀被固定在缒乌的那把剑上——那是他曾经用过的剑,这绝对没错。唯一不同的是,剑柄与剑锷的交接处,镶嵌了额外的珠宝。它很大,几乎等同于剑柄的宽度,这令祈焕有一个不好的联想,比如……修罗王中间空荡、以两侧薄薄皮肉连接的腹部。
    这把剑每每与白涯的弯刀相撞,剑身都会闪过一丝蓝光,继而消失。再度与什么发生接触时,它又会亮起来,显现出一种凄美的可怖。
    祈焕觉得自己不该加入这场战斗。因为他注意到,当剑的蓝光闪烁时,缒乌周边都有看不见的丝线被照亮,然后消失。差点忘了,这是个会精心编织蛛网的妖怪呢。若是靠的太近说不定会陷入麻烦。至于白涯,他应该有所察觉,每一刀都用尽力气,将阻碍他的蛛丝一并斩断。但这是一种十分消耗体力的打法,让人无法合理分配自己的力量,每一击都不得不全力而上。说不定,这正中缒乌的下怀。
    “把东西还回来!”
    “想要啊?”缒乌笑得阴险,“自己来拿。拿到算你有本事。”
    白涯未曾与他近身搏斗过,不知是缒乌的力气本就这么大,还是说,受到海神法器的影响。在这场白刃战中沉迷越久,他越觉得眼前有些恍惚。那浅蓝的剑影不断地在他的眼前闪过,逐渐拖出长长的尾迹。他感到轻微的眩晕,并且有加重的迹象。白涯原本没那么困的,可不知怎么,他感觉自己的注意力完全无法集中,像他以前四天三夜没合眼时的症状。现在本不至于,即使下午与那群罗刹厮打那样久,也不该让他如此疲惫。何况这种倦怠是在无形中忽然侵入的,他也说不出是先前哪一式感到不适。
    祈焕忙着用那小得可怜的袖剑锯断蛛丝,时不时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他们。这下,他明显看出了问题。比起先前,白涯的动作慢了,慢得太多——祈焕的眼睛能够追上他的动作了。
    “小心,右边!”
    白涯突然有种如梦初醒的惊悸,心跳都不太正常。他反手将左手的黑刃抵在右边,险些没能挡住。缒乌忽然压剑,剑刃以刀背为支点滑起来,擦破了白涯的脸。一寸半的口子割在白涯右边的脸颊上,缓缓渗出血来。夜色里,血像是黑的。
    一支笔从远处飞来,被一剑斩断。缒乌看也没看,只是竖起剑身,便令这穿过重重蛛丝的毛笔自己送命。它断成一模一样的、纵向的两截,吧嗒掉到地上,缓缓滚下山坡,落到柳声寒的脚边。
    “……”
    缒乌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白涯。现在,他的视线死死锁在他脸上那道伤痕上,仿佛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霜月君,给我们个面子。”祈焕锯线的手直发麻,“能不能给这混账来一刀?这家伙可害惨我们了!”
    “霜月君……”存书吧
    缒乌终于将头转过来,身子却稳稳地,依然面对着白涯,准备随时抵御他的进攻。他的视线在霜月君的身上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多看了封魔刃几眼,懒洋洋地说道:
    “看来武国也将不复存在……他们想要夺回封魔刃,真是不自量力哈?”
    霜月君没有说话。柳声寒望着他,说道:“你猜出武国国君的意图,欲将蓝珀先给她,以谋求一官半职。但你失败了。”
    “哈哈哈……”
    缒乌干笑了几声,摇摇头,用空着的手撩起眼前的碎发。他看了一眼白涯,后者一副喝多了或是没睡醒的样子——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此刻的他连看清缒乌的位置都有些困难。他眼里的一切都泛起了重影,症状愈发严重,柳声寒也看出端倪。此刻的白涯早已无法对缒乌造成实质性的威胁,于是他放心说道:
    “我若真如你所说的那般鼠目寸光,早与我的友人,在摩睺罗迦的神庙高枕无忧了。还是说,以你们的脑子和眼界,也只能想到这个程度了?”
    “你他……”
    祈焕真想破口大骂。他可算是理解了,为何白涯从见他的一刻脏话就没断过。他绝不相信自己比这蛛妖更嘴贱,但他多少已经感觉到,骂人真的是一件将情绪完美地抒发出来,并将意图表达到极致的方式。不过,残留的些许教养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他。
    尽管对面也不是人。
    “听说您这把封魔刃……可以开山分海,杀人于须臾间。不知,能否赏脸,让我这无知之徒见见世面?”
    霜月君微微挑眉,嘴上虽然没说什么,脸上也没太大变化,却俨然表现出一副嘲弄的气势来。这种嘲弄甚至能让身旁的柳声寒与祈焕感觉到。
    就凭你?
    缒乌不傻,但他不在乎。
    “真是遗憾。恐怕之后,我便没机会再见到了。”
    “你在威胁什么?”
    霜月君的回答令人意外,尤其是缒乌。他的反应不像是感到困惑,而是有种被说中了似的惊讶。乍一听像是两人不再有机会见面,往阴暗处想,便是有一方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缒乌一抬手,他们听到轻微的呼啸,像一种极远处听到极微弱的、琴弦的颤声。不用多想,他定是在几人面前塑造出了一排看不见的蛛丝构成的墙。这样的墙与祈焕和柳声寒共同编织的有相似处,也有不同。不过糟糕的是,白涯在另一边。
    霜月君忽然将手放在了封魔刃的刀鞘上。看得出,他大约是准备出手了。
    “你们是想要这个……来着的吧?”
    缒乌扬起剑,挥了挥。在白涯眼中,它拖出了来回几道很宽的光痕。他受伤的地方不觉得烫,这有些不同寻常,他只感到一种奇异的冷。海风刮过,便冷得更甚。白涯将两把刀并在一只手上,伸出空手,在脸颊上抹了一把。
    他看到盈盈的蓝色,像是遥远海面的发光的藻,就落在指尖。
    是什么?毒吗?他妈的……
    “我拿它确实没什么用处……至少我也可以拿来指引你们。可要好好感谢我啊?”
    缒乌在说什么鬼话?没人能听懂,霜月君也一脸茫然。这时,他忽然缓缓朝着海的方向走去。这里是一处断崖,坚固嶙峋的表面不断受到海浪温柔的拍打。或许发生过什么,让这里的山被削走了。可再看动荡的海面,依旧显得很深,不像是有山体填埋的样子。除非这边的海真的很深——或者另有原因,没人知道。
    白涯迈出步子追上去,其他人还在后面。他赶到缒乌旁边,心想他要是想跳下去跑路,便立刻将他拽回来。他有便利的蛛丝,还有八条灵活的肢节,可以轻巧地在他们无法触及的地方行动。若是让他翻身下去,再夺回蓝珀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即使他现在的状态不好,很不好。
    毫无征兆地,缒乌将手中的剑抛入海中。
    那一刻,白涯没有犹豫。双刀迅速滑入腰扣,精准得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收刀声盖过了某人的讪笑。紧接着,他伸出手,迈步向前冲去,越过了断崖最后的界限。
    嵌着蓝珀的剑在回旋,在他的眼里形成一片浅蓝通透的圆,并持续下落。越来越清晰的海涛声取代了传达不到的友人的惊叫。身体像是不存在一样,失重感也消失了,感官不再敏锐,唯有风撕过伤痕的冰冷还清晰地提醒他,这不是梦。海沫在星辉下苍白得可爱,动荡的藻类荧光像死去的星星,被裹挟着摇摆。他的眼中却自始至终唯有一物。
    剑下坠,他一并下坠。
    剑下沉,他一并下沉。
    直到意识溃散而去。

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白夜浮生录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ngfe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