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第39章 困难与机遇(三)。

重生之似水流年由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我会摇人!”
    这话说的,众人竟无言已对。
而且仔细一琢磨,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哈。
只是,南老的神色有点不对,潮红不退,胸口起伏,“真...真能杀回畅想?”
一句便反应了南老的心境,他用的是......“杀回去”!
足见老头儿有多激动。
可是,南光虹能不激动吗?他应该激动!
十七年前,计研所出资出人创建畅想,柳纪向为总经理,南老为总工程师。
在畅想那十几年间,倾注了南老太多的心血。
从南老研发的汉卡为畅想赚到第一桶金,随后,南老又主持了芯片、程控交换机、汉字office、金融软件等几乎所有和技术有关的项目。
尤其是程控交换机,当年红极一时,被官方采购,比HW的还提前一年获得牌照并商用。
不夸张地说,畅想的初期的崛起,除了柳纪向的经营能力,离不开南老技术团队的倾力支持。
那个时的畅想,形势可谓一片大好。
    用句后世时髦的话说,这特么是什么开局?
    背靠计研所、中科院的人才、技术、官方地位,有纯国有的金字招牌,还有汉卡、交换机带来的大量资金,这就是梦幻开局!
    再看看,HW是什么开局?
要知道,这个时候还是1988年,HW还在深圳的出租房里做代理呢!
这个时候,畅想有三个选择:
第一,如果这个时候,继续在程控交换机、通信领域走下去,那畅想就是老大。
未来和HW谁是国内通信设备的龙头,还真不好说。HW能不能活下来,都要另说。
    ......
第二,走芯片发展的道路。
从88年到93年,五年时间,南老主持开发了5款ASIC芯片,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芯片研发经验。
虽然在性能上与西方还是有差距,可这是93年啊!即便有差距,也并不算大,起码没有后世那么大。
94年,南光虹从国家申请了数千万资金,准备大干一场。结果,被柳纪向否决了。
    如果畅想在芯片这条路上走下去,说不定又是另一个结局。
那可是从1988年就开始的芯片研究,比齐磊所在这个时间结点还要早十二年。
……
第三,系统研发。
通信、芯片两条路被柳纪向堵死之后,南光虹当时的想是这样的:畅想不搞通信,可以。做电脑,也可以,电脑领域也是大有可为的。
芯片和系统,这两个都是出路。不让做芯片,可以,也听你的!那可以做系统吧?
94年做系统也是最佳时机,win95还在酝酿,linux的原始版本(一万行代码)才诞生三年。
可以说,在系统领域,我们的差距依旧是不大。
然后....
然后就没然后了。
通信、芯片、操作系统,南老能大展拳脚的三条路,都让柳纪向堵死了。
    这就是技工贸还是贸工技的源头。
……
在南光虹心里,他离开畅想,不仅仅是公司内部的斗争,也仅仅是私有化的结果。
    他在畅想,失去太多了……
    梦想!机会!还有名誉!
最后换来的,只是两年前,那次近乎屈辱的驱离。
是的,人们不理解,这个已经六十岁的老头儿,到底在干什么?
像个幼稚的孩子,一次又一次的举报,一次又一次的闹,最后像个欲求不满的泼妇般黯然离场。
很多老朋友也劝过南老,老柳只是在改革的道路上不得不选择顺从,别闹了,消停点,大家都体面。
体面吗?南老不知道。
    可是他知道,他要的体面,畅想已经给不了了。
此时,南老颓然地摔在沙发上,枯槁一般的手掌不自觉的颤抖,眼白充血。
    良久,方抬头看着齐磊,“真能…杀回去?”
纵使齐磊无法理解南老的心境,可是依旧被其所感,无比庄重,“我、尽、力!”
齐磊连个大致的计划都没有,全靠一个疯狂的想法撑着,自然是不敢给南老打包票的。
可是,“我尽力!”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当初鼓动南老做系统的时候,他都没说过“我尽力”。
三石公公司账上一分钱都没有,靠王振东他们输血支撑到《传奇》上线前夜的时候,齐磊也没说过“我尽力”。
南老茫然看着齐磊,“尽力?不用尽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能行就行,不行拉倒,咱不勉强!”
却闻齐磊道,“尽力!就是我会动用和能用到的一切人力、财力,去做成这件事。”
“好…好啊!”南老长出一口气:“尽力就好…别勉强,千万别勉强!”
一旁耿大爷看不下去了,心说,你俩可别在这儿煽情了,一会儿老南头儿血管都得爆了。
拉起南光虹,“走走走走,整两口儿去!”
    南光虹晃神儿,一下反应过来:“对对对,得整两口!”
说着话,就跟耿大爷往出走。
周桃则在一旁操心,“耿大爷,你可别攒都他了!刚激动完,整...整啥整?!”
    南老却道,“少整点,高兴!”
拉上齐国栋,“走!一起。”
齐国栋则是露出吊儿郎当的姿态,“这买卖做的哈,越来越刺激了!”
南大爷眼珠子一立,“严肃点!!你是老板,得有个老板样儿!”
    又补了一句,“虽然是挂墙上的。”
    齐国栋:“……”
    ————————
齐磊没跟着去凑热闹,独自坐在屋中想事情。
这个决定,一是被逼出来的,二是本能。
他本能地认为,140万的订单,应该能搞点事儿。
至于怎么搞,能不能成,那就让林晚箫、常奶奶他们去想办法了,他是真没招儿。
过了一会儿,几个上学的下了晚自习。
一进家就翻厨房,唐小奕见锅是凉的,灶是冷的,就开始嚷嚷:“嚓!没宵夜啊?石头,你不咋行啊!”
    这几个货已经惯出来了,晚上回来得吃一顿。
可是一进屋,见齐磊状态有点不对,也就没再咋呼。
吴小贱和徐小倩一左一右坐到齐磊身边,“咋了?”
齐磊回魂儿,把大概的情况和几个人说了一下。
然后,唐小奕就要疯了。
“牛叉!我喜欢!太牛了!!”
吴小贱却是皱眉想着什么,问了句,“希望大吗?”
齐磊,“现在还不知道。”
吴小贱,“那…这事儿是必须做的吗?”
齐磊沉吟,“嗯,必须做!”
就冲南大爷刚刚那个反应,他也得试试。
回答完,齐磊就去了厨房。
今天光顾着谈事儿,确实没给他们准备夜宵。
不过,煮几袋方便面还是没问题的。
过了一会儿,方便面上桌,一人一小碗,吃完可是美美的开始复习。
十二点左右,大伙儿陆续上床睡觉,吴小贱没脱衣服,躺在床上想事儿。
唐小奕刚洗完脚,却是依旧难掩兴奋,还和吴小贱逼逼,“操!收了畅想多爽啊!干死老柳头儿!”
    吴小贱撇了他一眼,放在以前,吴宁多半是附和几句,就算心情不好,也懒得搭理他。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想说教。
“疯子。”
“啊?”
“长点心吧。”
    唐奕一愣,“我咋地了?”
吴小贱,“没咋,就是…”顿了顿,“反正再允许你疯半年,之后就得帮石头分担点了,不能全指望他一个人。”
    唐小奕脸一拉,“嚓!!你能不跟老唐一个调调吗?他没事就磨叽这个,烦不烦?好像哥不知道似的。”
吴小贱却是翻身,直视唐奕,“我是认真的。”
“上了大学,你不能再没心没肺的了,啥事儿都指望石头,他吃不消的。”
唐小奕,“.......”
吴小贱见他不说话,知道他听进去了,“咱不说好的吗?一起牛。你也差不多玩够了吧?”
难得地嘱咐唐小奕,“今年我出去了,你和石头看家。多和石头学学,帮他干点正事儿。”
唐小奕没再乖张,苦着张大脸,“你说那个.....”
“石头也要出去啊!我特么跟谁学去?”
却是吴小贱摇了摇头,“他出不去了。”
    “啊?”唐奕没听明白,“他不是要出去吗?陪老徐出去啊?”
就见吴小贱依旧摇头,“出不去了。要是真的收了畅想,他就出不去了!”
唐奕,“.......”
还是不太明白,“收了畅想,为啥就出不去了?”
有点懊恼,“操!!哥是不是真该干点正事儿了?”
“这两孙子都开始玩脑筋急转弯了,哥得跟上啊!”
    其实,吴小贱说的不是脑筋急转弯,很好理解。
齐磊做的事儿越大,就越难出去,有些人会不放心他出去。
    况且,又是国资的畅想,又是国产系统的,出去确实有点不踏实。
出去溜达一圈儿还行,留学?还是算了吧!
    ……
另一个屋,齐磊和徐小倩腻歪在一起。
“绝对有‘C’了......”
    徐小倩,“滚!”
骂完又觉吃亏,瞥了眼齐磊,开现阴阳怪气:“真是兄弟哈?”
“你不是说张洋天天念叨D吗?怎么?你也想D了?”
齐磊笑了,“肤浅了吧?问题理解的一点也不透彻。”
徐小倩板脸,“什么意思?”
齐磊,“张洋那不是想D,他遗憾的是:没有在寇大姐是D的时候就下手.....”
徐小倩一下反应过来,抬手给了齐磊一下,“一群流氓!”
齐磊笑哈哈的躲,还不忘嘴贱,“我就不一样了啊!我是从B到C,再…”
    “啊!!”徐小倩抓狂,“臭流氓,打死你!”
就见齐磊还是嘿嘿的贱笑,“流氓吗?你应该盼着自家爷们儿在家里多流氓一点。”
最后徐小倩气笑了,“到什么时候你都有理!”
回归平静,“你真的那么想进畅想?”
齐磊则是也冷静下来,说出一句徐小倩没想到的,“我原本是想自己从头做起的。”
“啊?”徐小倩翻身正对齐磊,“你早就想做电脑?”
齐磊,“不光是电脑。”
打开了话匣子,“其实咱们的生意做到一定程度,就只有两个选择了。”
徐小倩一听,蹭到齐磊怀里,“说说,想听呢!”
齐磊,“互联网公司想做到足够大,只有两条路,一是金融、服务;一是走高科技实体。”
“指望一个游戏行业、一个网吧就撑起三石的未来?不可能的,除非咱们开始割韭菜,否则做不大。”
    继续道:“所以金融是一条路,钱生钱才是大钱!”
“而网络金融想赚大钱,就只能是西方资本路线,靠数学游戏去榨取底层财富。这条路,我不想走。”
徐小倩想了想,“嗯!不是人干的事儿,咱不干!”
齐磊:“所以啊,对于咱们来说,也就剩一条路可走,高科技实体。”
“要么有技术,将来靠收专利,打官司生存。要么有技术还有生产能力!只有这样,才能站着把钱挣了。”
    长叹一声,“我原本的打算是,等系统打开局面,我和小马哥出去,一个在互联网,一个找机会收点高科技公司。”
“等时机成熟,回过头来自己做实业。”
“可是畅想这个事儿一出,我就琢磨,干嘛要从头开始?咱先弄个代工厂不行吗?”
徐小倩看着齐磊的面部的轮廓,有点痴迷,这家伙总是能想在前面。
    有点替齐磊着急,“可是,真能收过来吗?”
悻悻然,“我都怀疑,老北叔要是知道你要收畅想,他会不会再由着你的性子来。”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老秦不是齐磊的私人保姆,他背后代表的是国家。
这个事儿如果他认为不合理,不会由着齐磊的。
包括其他人,林晚箫,还有穆正明,他们都还不知道齐磊叫他们来干什么。要是知道他要给一家大型国企使绊子,还不知道什么反应呢!
对此,齐磊似乎不太担心,“放心,我会说服他们。”
......
——————
第二天,也就是18号。
南老和耿大爷中午才过来,“什么时候回哈市啊?”
常老太太后天到,林晚箫和老秦他们明天就到,得安排公司那边接待。
却不想,齐磊招呼齐国栋,“去把唐奕家小楼收拾下,不回哈市,就在尚北讨论。”
    “啊?”
耿大爷不解,“为什么?”
齐磊,“目标太大!”
不光齐磊的目标大,常奶奶的目标也大。让媒体或者有心的看到齐磊和一堆大佬同时出现,不是什么好事儿。
“就在尚北!”
耿大爷,“……”
咋整的跟地下工作者似的呢?
……
19号,老秦和林晚箫,还有穆正明到了,被齐磊安排到了酒店。
三个人还挺奇怪,什么事儿啊?闹的神秘兮兮的?
好吧,到现在,齐磊也没揭谜底。
不过,林晚箫和穆正明听说常兰芳明天也到尚北,两人就老老实实的了。
    那老太太在他们眼里就是神仙,人家都来了,他俩还耍什么大牌?
20号,常兰芳代着两个人到了尚北。
    一个叫孙家义,就是洞察模型收了李沫的那个人大教授。
另一个没见过,叫王文利,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听常兰芳说,搞股票证卷的。
    就这样,老秦、林晚箫、穆正明、常兰芳、王文利、孙家义六个人。
再加上,耿大爷和南老。
齐磊又把唐成刚,还有吴连山也请了过来。
两个爹还以为齐磊生意上需要家里帮忙呢,屁颠屁颠就来了。
心里那个美啊,“你看看,他生意做再大,也离不开家里吧?”
可是,回到唐家小楼儿,唐成刚就有点懵。
林晚箫和老秦,唐爸见过,剩下那几个……
和常老太太握手的时候,唐爸都有点抖。
宏观经济....FGW,我地个妈呀,这是来干啥来的?
    暗地里问齐磊,“你到底要干啥?”
齐磊回了个啥事儿没有的表情,“让您来出谋划策的!”
唐成刚直瞪眼,“把你能的啊!欠揍了吧?整这一屋子神仙,让你爹我来出什么谋,划什么策?”
齐磊,“有些事儿,他们还不如唐爸呢!”
    唐成刚一滞,“是吗?”
“是!”
“那行吧!”
唐爸也是见过风浪的,有齐磊这话就放心了,安心落座。
于是,一个堪称神级的顶级智囊团,正式成型。
不对,还有徐小倩和吴小贱。
    这两人中午放学特意跑回来,挤在墙角旁听。
“说吧!”人都齐了,老秦都有点按奈不住了,“到底什么事儿?”
开玩笑道:“盘古系统到底遇到多大的麻烦,让你把常老都请出来了?”
常兰芳知道齐磊要干什么,意味深长的一笑,“要是盘古那点事儿,小石头儿还用得着咱们吗?”
众人一愣,尤其林晚箫和老秦,“不,不是盘古?”
齐磊,“对!不是盘古。”
“那什么事?”
齐磊干脆起身,来到早就准备好的一块小白板前,挥笔写下,“现在,我有一个140万台PC端设备的采购订单。”
140万......?
穆正明暗暗咋舌,有点多啊!给谁谁就是国内第二,世界pc厂商都能排上号儿了。
只不过,国内没几家有这个产能。
不由发问,“然后呢?”
齐磊直接说了,没卖关子,“然后,我想入主畅想。”
“哦.。”众人点头,恍然大悟,原来是想借订单搞点事儿啊?这里都不是俗人,一下就联想到很多。
可是,林晚箫无语,“就这个事儿啊?你就劳驾常老跑一躺?”(马屁拍的相当到位)
佯装训斥,“你这也太不懂事了!”
    “入主……”
突然发现有点不对,表情一下凝固。
“你你你,你说入什么玩意?”
其他人也发现不对,他说的是畅想!
老秦突然瞪圆眼珠子,见鬼似的看着齐磊,“入、股、畅、想?你怎么想的!?”
就新鲜,他要入股畅想!呵呵。
却见齐磊呲牙一乐,蹦出一句:“你们听错了,不是入股,是入主!”
我噗!!!
唐成刚和吴连山一口老血,对视一眼。
我坐这干啥?我为啥要坐这儿?入主畅想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成刚又坐不住了。
“别闹!”可是说完,又自觉无力,人都叫过来了,白头发的老奶奶都坐这儿了,小石头是闹着玩吗?他这是真要干!
老秦也懵了。
他是真没想到,齐磊想一出是一出,怎么又扯到畅想上去了?
入主畅想…入主畅想?
穆正明此时也是心中大骂。
“他娘的,就知道这五十万没那么好挣!”
    第一反应就是“天方夜谭”。
“不是…”穆正明看着一屋子人,终于知道,为啥不是哈市,不是京城,而选择在尚北这么一个小地方“密谋”了。
这事儿既不靠谱,又危险。
“不是,为什么啊?理由呢?”
“对!为什么?理由呢?”这也是老秦迫切想知道的答案。
眯眼看着齐磊,“你小子是不是有点冲动了?就因为和畅想有仇?你就要挖人家的墙角?”
见所有人看来,似乎又在等他的答案,齐磊也是坦荡,“仇不仇的只是一方面,要说没有这方面的因素,估计也没人信。”
“我是小心眼儿,大伙儿都了解。”
“但是……”
话锋一转,“要说只是因为私人恩怨,那也是冤枉我了。”
老秦,“那你是什么原因?”
齐磊,“我给大伙儿讲个玩笑吧?”
老秦无语,“没空听你胡扯,直接说原因!”
齐磊,“背靠中国最高的科技机构中科院,畅想充其量也就是个组装厂,而且是一家贸易公司.、房地产公司,将来还可能是金融公司。”
    “可笑吗?”
老秦:“……”
穆正明:“……”
林晚箫:“……”
好吧,还真是个笑话,你都没法反驳的笑话。
背靠中科院、计研所,要人有人,要技术有技术,要钱给钱,结果是个贸易公司?
“我噗!!”
林晚箫没忍住,这笑话不能琢磨,后劲儿有点大。
“金融公司...哈哈哈哈哈”
穆正明、林晚箫、唐成刚这些人,真的笑出声儿了。
连王文利一个女人,都掩着嘴抖肩。
突然发现,这小年轻的嘴啊,真的就像今日说法上一样,太毒了吧?畅想再怎么堕落,也不至于成金融公司吧?
    柳纪向要是听到这话,估计能气到爆血管。
    “呵呵。”
却是一直没开口的常老太太也笑出了声儿,环视众人,“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吗?”
众人,“……”
又是无言以对,心思各异。
林晚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南光虹,心说,齐磊这小心眼儿的,这是新仇旧恨,连着他南大爷的仇在一起报!
穆正明、唐成刚、孙家义和王文利想的则是,这应该不是齐磊自己的想法,他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肯定是常老太太和老秦授意的。
然而却不知道,其中最难受的就是老秦。
此时,老秦心思电转,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就想到了很多,包括后果。
良久,老秦突然起身,对齐磊招了招手,“跟我出来!”
说完,回头看常兰芳,“常老,您也一起?”
常兰芳挑眉,“好啊,一起!”
众人见他们三个要单独说话,更加笃定这是常老和老秦的主意。
也就唐成刚、吴连山,还有林晚箫太了解齐磊了,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得!又是先斩后奏!老秦肯定刚知道,这事齐磊干得出来啊!”
    ……
三个人出了唐家小楼,来到齐磊家。
老秦依旧眉头不展,上来就是一句:“这事儿不能干!”
齐磊不意外,甚至常老太太也不意外。
只是齐磊笑着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能做?”
老秦想了想,试图说服齐磊:“畅想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可是在这个特殊时期,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很多事儿是没法用黑白去衡量的。”
齐磊,“我知道。”
被人看不惯的公司,被人诟病的国资改制案例,不仅仅只有畅想。
这个年代,大家都是摸黑过日子,真的就是有人总结出一个方案,成功了,那别人就跟着做,国家也鼓励你这么做。
所以,根本没什么对错,更没有找后账这一说。
    不管怎么说,柳纪向也好,其它的企业领导者也罢,大家都是在努力的。至于到底是不是做错了…做错了也是时代背景,不能一杆子打死一船人。
老秦继续道,“这事你做了可以!但是,没有我们帮忙,你做不成。”
齐磊,“我知道。”
老秦,“可是我们介入,影响会极为恶劣。等于是否定了私有化的很多尝试,这不就成了卸磨杀驴,秋后算账了吗?”
“会让很多私营企业有顾虑,人心惶惶。”
    老秦要考虑的是全局,有的时候确实不能做到尽善尽美。
这一点,齐磊是理解的。
而齐磊却这样说道:“我不是要搞垮畅想,我只是要柳纪向出局!”
    老秦,“想法是好的,可是很难做到!”
齐磊,“我也没打算让你出手。”
老秦:“????”
齐磊,“我只需要一个首肯!你告诉我这事能做,那我就有底气去尝试。全程你盯着点,别出现大的纰漏就行。”
老秦,“……”
齐磊语重心长,“老北,你相信我,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我的目标和你们的目标一样的,都是盼着咱们好!”
“说实话,我和柳纪向谈过不止一次,他但凡听进去一点点,我都可以不当这个小心眼儿的熊孩子!”
“我可以大度,真的!”齐磊瞪着眼珠子。
“可以放下仇怨,咱们一起干点大事儿,我无所谓,可惜....”
摊着手,有些寂寥,“可惜他不听啊!那我就没办法了。”
    “现在我的形势是,既要抢时间,又要抢机会。畅想在我手里,我能省掉大量的时间、大量的精力!”
“所以,你们决定,你们点头,我就试试。”
“你要说不行,那我现在就让大伙儿散了!”
齐磊还来脾气了呢!
老秦怔怔地看着他,心里这个纠结啊!
他其实很清楚,畅想现在的路走偏了。
刚刚那个笑话,老秦没笑出来,反而心尖刺痛,那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可是.....
良久,“算了!”一咬牙,就让这熊孩子试试能怎么样?
“明白了。”
愈发坚定,“你做吧!明面上的助力,我们确实要顾全大局,给不了你。但是,暗中的帮助,你开口!”
看向常兰芳,又是苦笑,“常老,看的通透啊!”
常兰芳早就知道齐磊这么干,而且在电话里就没多犹豫,说明老太太看的比老秦还通透。
    此时,却见常老太太一笑,“小秦,我再给你一个坚定让他去做的理由吧!”
老秦疑惑,“您说。”
常兰芳,“私企和国企,市场经济和国有经济并存,我们要尝试不同的道路。”
“摸着石头过河,确实不应该清算,不应该寒了人心。”
“可是....”一指齐磊,“这不就是一块石头吗?我们不是寒人心,而是做出不同的尝试。”
    “干嘛不给他个机会呢?”
老秦愈发通透,“常老说的在理。”
“只不过....”面色一苦,“现在畅想貌似没什么破绽,这块石头怎么塞进去?”
常兰芳,“事在人为,更不要说商场!这么多人,涵盖各个领域,要是还撕不开一个口子,那就是我们的问题了。”
常老太太其实现在也没有具体的方案,但是,不有那句老话吗?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今天就当一回贼了!
回到唐家小楼,客厅里的众人看过来,大伙儿都清楚,这三个人出去再回来,就能决定事态的走向。
是真如齐磊说的疯一把,还是听老秦的就此打住?
结果就见老秦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吧!”
“开....”
大伙儿都惊了,开...开什么始?就新鲜,由着他胡闹呗?
却不想,这个时候,南光虹站了出来,给大伙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不长,大伙儿听一听。”
南老突然反问众人,“都知道巴黎统筹会吧?”
    众人一滞,巴统会,在坐的没有不知道的。
那是冷战时期,西方针对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禁运组织。
南老,“1986年,正是因为这个巴统会,逼着我们搞了一个‘熊猫系统’。”
    “主要项目,是研发EDA软件。”
“在这方面,华大九天做出了相当的努力,眼看就要出成绩了,而且是大成绩,再也不怕西方禁运的大成绩!”
“而且,华大九天继续做下去,不光电子设计自动化这方面有了突破,相关的产业、连带效应,可以使我们在这个领域与西方抗衡。”
“可是到了1994年,也就是熊猫系统搞了八年,华大九天奋斗了八年之后,熊猫系统和华大突然就被叫停了,在胜利的前夕被叫停了!”
众人默然:“……”
南老,“原因是,巴统会解除了对我们的禁运。”一摊手,“可以花钱买,为什么还要自己做?”
    “一部分人盲目乐观,奉行拿来主义,嚷嚷着叫停了自主研发。”
南老看着众人,“后果就是,我们所有EDA相关产业都要买西方的。现在如果再想有所建树,就只能从头开始,只能再熬一个八年!”
    众人无言,南老有些激动,“这些年,像华大九天、畅想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啊!”
“该醒醒了!”
——————————
在南老的掷地有声之中,这个有点魔幻的会议就这么开始了。
从哪开始?
当然是,先了解畅想这家公司。
而这方面,在场的各位应该没有南老更有发言权。
南老走上台前,“畅想的股权结构有点复杂,而如果想达到‘入主’的地步,操作起来就更复杂了。”
老头儿上来就泼冷水。
“从头说吧,84年,计研成立畅想。100%国资。.”
然后,南老说了一大通,大伙儿心更凉了。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关于柳纪向英明神武,辗转腾挪,带领滞后企业走向辉煌的光荣发家史。
    ……
1984年,畅想成立京城畅想公司,100%国资背景。
1988年,柳纪向又拿着资金赴港,成立了香港畅想。
只是到了香港畅想,就不是全国资背影了,而是三家合资。
分别是:京城畅想、国家技术转让公司、以及一家港资的代理公司——屿进公司。
两家国资,加一家私营股东,各自持有香港畅想三分之一的股份。
这是无可厚非的,香港畅想的发展方向是以代理国外的电脑品牌和配件为主要业务。
而屿进公司就是做各个国外品牌代理的,能在代理业务上提供一些帮助。
柳纪向对外宣称的是,屿进公司有内地的销售许可、批文,这才是和屿进合作的基础,这是一次大胆尝试,这是一次壮举。
八九十年代,确实有准入许可和批文这一说,一般人拿不到这道手续,就不能在内地从事电脑相关的业务。
柳纪向的这个决策,让香港畅想拥有了珍贵的、无法获得的进口许可和准入批文。
当然了,国字头的畅想还是中科院全资,拿不到许可和批文也是正常的嘛!
至于为什么是屿进,有什么其它关系也不用去揣测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总之,这样的公司结构诞生了,香港畅想负责代理业务,京城畅想负责制造业务。
这样的格局一直持续到了1994年,香港畅想谋求港股上市之前,然后柳纪向的绝世商才又来了。
为了满足上市条件,香港畅想的三家股东要进行一轮增资扩股。
(这也是王振东为什么上赶着齐磊入股新浪的原因,他现在就差这步增资扩股这个条件没满足。)
但是,三家股东之中,【技术转让公司】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不打算继续维持在香港畅想的股权占比,也就不打算增资了。
屿进公司声称没钱,没有能力增资。
而这个时候,【京城畅想】手里却筹集了1270万美元,大概就是1亿RMB,打算注入香港畅想。
问题来了,如果按照当时香港畅想的资产来计算,这一个亿注进去,京城畅想的持股比例将从33.33...%,爆增到90%以上,另外两家就彻底被边缘化了。
于是,柳纪向本着:吃水不忘挖井人,讲义气,以及符合当时国资改革,混合持资的原则,把京城畅想搞来的这1270万美元借了550万给屿进公司。
    让屿进拿着京城畅想的钱,去增持香港畅想。
毕竟之前用了人家的准入许可和进口渠道嘛,不能扔下屿进。
最后的股权比例是,“【京城畅想持股】53.3%;【屿进公司】持股43.3%;【技术转让公司】因为没有增资,变成了3.4%。”
再然后,柳奇才更骚的操作来了。
【香港畅想】上市之后,不但没有越来越好,反而跌成渣渣了,代理生意做的一天不如一天。
到了97年,每股跌到只剩0.29港元一股,两毛九....垃圾中的战斗机!
按这个市值,屿进公司持有那43.3%就都卖了,也无法偿还借京城畅想那550万美元的增资资金。
香港畅想这时候就是一个空壳子了。
而与之相反的,【京城畅想】因为电脑业务的蒸蒸日上,已经是国内第一了,赚的盆满钵满。
PC业务也成了畅想最核心的业务,没有之一。
柳纪向一看,这不行啊,香港畅想再不救就凉透了!
于是,柳纪向又来了一波大势所驱、仗义疏财、神来之笔、经天纬地,而且看上去很合理的骚操作。
他把【京城畅想】的电脑业务及资产剥离出来,注入到香港畅想.....续命!
    只是实在想不通,一个代理业务、为了许可证和批文而存在的公司,怎么就舍不得呢?屿进公司的情义也是够大的,怎么就扔不下呢?
当然,也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反正这一波操作下来,香港畅想原地复活,立地成圣。
只不过,京城畅想变成了没有实体业务的投资公司,而香港畅想却活了。
不对,有实体业务!
前几年,柳纪向看准方向,投资了一波房地产,名副其实计研所旗下的房地产公司。
到了这个时候,香港畅想,也就是实体的【畅想集团】,股权比例是:【畅想控股】(京城畅想)70%多,技术集团2%不到,屿进公司20%多。
经过两三年的二级市场稀释,还有畅想投资,主动减持,到2000年,大概是畅想投资40%多的股份,屿进20%不到,剩下都是小股东。
这就是畅想集团的股权分配。
别急,还没完,【畅想集团】的大股东是【畅想控股】。
【畅想控股】的股权还没收割…不!操作完呢!
其实直到97年,畅想控股,也就是原【京城畅想】,都是100%国资。
只是97年后,柳纪向先是说服计研所,拿出35%的股份做为员工持股。
就是,畅想的天下是员工们打下来的,计研所应该给职工们一个福利。
这波操作堪称,收买人心的经典。
变成了,计研所65%,畅想职工持股35%。
    随后,与柳纪向私交慎密的泛洋投资卢之强,又通过公开招股的方式,拿到了从计研所手中出售的29%畅想控股股份。
这波操作也没问题哈,都是合理合法的。
公开招股,谁都能买。只不过,泛洋比较幸运,竞价的就泛洋一个。
你就说,巧不巧?
(泛海是2009年的事儿,剧情需要提前出场。另外,书中畅想和现实没关系!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于是,畅想控股的股权结构现在就是:计研所36%,职工持股大会35%,泛洋投资29%。
表面上看,还是没问题啊?计研所依旧是最大股东,依旧国。
可问题是.....
实际情况是:柳纪向个人,通过股东大会、董事会、联合持股等一系列操作,现在可以操控、决策的公司股份是44%!
没错!
你以为职工持股是真发给一线职工的?柳纪向和一众高层通过原始分配、回购等等方式,掌握了35%之中的大多数股份。
再加上泛洋的股份,柳纪向成立的董事会9人席位,他实际上已经掌握了畅想的决策权,已经把畅想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了。
    “所以.....”
当南老讲完柳大神有如神助一般的资本操作,腾挪躲闪、企业家本色之后,伙儿心都凉了。
    听说过畅想想的股份结构有点复杂,没想到这么复杂。
唐成刚这个“旁听”的,本来没打算插话,这全是大佬,哪有他说话的份儿?
可是没忍住,拿着小本本儿,“所以,我们只要控制畅想集团,也就是香港畅想的大多数股份就行了?”
指着小黑板,“畅想控股在畅想集团的股权占比40%多,我们只要去香港拿下二级市场的股份,还有屿进公司,就能实现实际控制畅想的电脑制造!”
这是最简单的逻辑嘛,不用管畅想控股那个烂摊子。
却不想,南老呵呵一笑,“不行!”
唐成刚瞪眼,“为什么!?”
南老,“即便你搞定屿进公司,也扫光了股市流通的股份,占据了大多数股权,也不行!”
“因为.,电脑业务名义上在香港畅想旗下,可是实际控制还是京城畅想。”
“也就是说,从管理到技术,再到销售渠道,都在京城。”
唐成刚一下明白了,“也就是说,拿下香港畅想,只是名义上拿到了电脑制造,可却是个烂摊子!”
南老,“对!柳纪向要是想给你使坏,他马上可以使电脑业务停滞。”
“甚至和香港畅想剥离,抽调人员重新建厂。”
唐成刚,“那控制京城畅想呢?”
不由看向老秦,而且不光唐成刚,大伙儿都看老秦。
把老秦看乐了,“别想了,没那么简单。”
“就算计研所把它的股份都让出来,你再从职工大会那扣出点股份,凑齐51%以上。”
“可是同样的道理,电脑业务在香港畅想手里。”
“柳纪向如果在香港畅想搞事,联合屿进和小股东反向掌握香港畅想,那电脑业务法理上就是人家的,更乱!”
大伙儿翻着白眼,“也就是说,入主畅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既要拿下香港畅想,还得在京城畅想开花!”
“否则,拿过来也没意义,不能接收,直接生产?”
齐磊开口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好吧,大伙儿懂了,地狱难度呗?这两头都得拿下!
这时,常奶奶拍了拍手,“来来来,打起精神!”
指着那140万台的订单,“这不是有前提条件吗?”
看向齐磊,“你还有什么‘优惠政策’,赶紧说出来。”
齐磊想了想,“好像没了。”
众人:“……”
想掐死齐磊。真是应了那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话!
你只负责吹,我们在后面追。
……
不过,牢骚归牢骚,工作还是要干的。
这里面有搞宏观经济规划的常奶奶,有搞证券的王文利,有顶级的经济学者穆正明和孙家义,有商业法的大律师林晚箫。
还有对畅想最了解、最想杀回去的南光虹!
还有个刚进修回来的会计师吴连山。
包括齐磊、耿大爷、唐成刚这三个奸商!
这是齐磊能集结起来的,最豪华的商业阵容了。
琢磨一个畅想,还是能搞出一点道道的。
三天!大伙儿关在唐家小楼里,整整三天。
直到除夕当天的下午,才拟定了一个初步的框架。
从股市出击到攻心股东,从层层分化到集中一击,总算是有了眉目。
连常奶奶都没回去过年,为了齐磊这个事儿,在这儿没走。
齐磊人情欠大了。
这期间,吴小贱和徐小倩也总来凑热闹。
21号放假之后,更是成天的在这边泡着。
不为别的,机会难得啊!这么豪华的“阴谋团队”,想集合第二次都难。
两人和唐成刚的想法一样,长见识,学东西。
此时,常奶奶长舒了一口气,“差不多了,过了年,再有个几天工夫,完善一下细节,你就可以实施了!”
齐磊千恩万谢,“除了当孙女婿,您老就说让我干啥吧?”
    常奶奶却是在齐磊脖颈上捏了捏,像对待自己的小辈一样:“傻小子啊!”
    “我这么个老太婆,还能让你干什么呢?”
“别辜负了这么多人,这么多期望就行啦!”
齐磊听罢,知道这话有千均之重。
    与其说是一个研究了一辈子政策的老太太对小辈的期望,倒不如说,是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嘱托。
有点像是:“未来交给你们了,别搞砸了,有一天再传给下一代人。”
    齐磊沉默了很久,重重点头,“我尽力!”
常兰芳听罢,有些欣慰,却是没再多说。
齐磊做的已经很不错了,不能再给他压力。
调侃着转移话题,“老太婆很好奇啊....”
看着一屋子的草稿纸,“这个方案,现在虽然还没有拿出具体的细节,可是我估计....”看向吴连山那边,“得六七十亿的资金…起码吧?”
那边,吴连山红着眼珠子,都不知道统计了多少回了。
一听常兰芳的话,“常老高明啊,我算也是这个数儿!”
常兰芳点头,玩味看着齐磊,“六七十个亿,你上哪儿弄那么多钱去?”
“而且!”常老太太加重的语气,“这事儿要是成了,这钱花了就花了,花的值!”
    “要是不成,可就打水飘了啊!”
齐磊却没当回事,“只要您有方案,要多少钱我去弄,赔多少我也认!”
常兰芳挑眉,其他人也都看过来,“这么有自信?”
就见齐磊摇头,“不是自信,而是渴望!”对常老太太一笑,“我很渴望坐进畅想的办公室,更渴望和南大爷再次回到畅想总部的那一天!”
“嗯,不错!”常兰芳满意地点了点头。
似是夸齐磊,也似是对大伙儿说的,“要是都像小石头这样,那我这个研究宏观经济的就省心了。”
“不光有脑子,还有那股子狠劲儿!”
那边,孙家义、穆正明笑着点头,“是啊!”
要是个个做企业的都有齐磊这股劲儿,还要他们这些“马后炮”做什么?一片大好了。
却是常老太太又抬头看南光虹,有些羡慕,“你们这一老一少的组合,绝了!”
南光虹一笑,很是得意。
常兰芳的话让他自豪,感到庆幸,而齐磊那句渴望和他重回畅想大厦,又勾起了南光虹的回忆。
两年前,也是冬天。
齐磊穿着军大衣,像个山炮一样和他站在畅想楼下,那一刻,齐磊大言不惭的说了一句,“再看一眼吧,看他今天有多狂,明天就有多懊恼。”
那时,南光虹觉得这多半是少年人的意气用事,是年少轻狂的狠话。
然而谁能想到,仅仅只过了两年,当年那个狂妄少年,真的要去屠龙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这个糟老头子,居然也要身披战甲,长剑染血的与之并肩上阵。
快哉!!
那边,常兰芳看出了南光虹的激动。
摇头一笑,伸了伸腰,“这个年过的....”
“过瘾!”
……
    ————————
中午,借着吃饭的工夫,老秦和林晚箫和齐磊坐在了一块儿。
老秦看着他似乎很轻松,有点不理解,“50个亿,你上哪儿弄去?”
开玩笑道:“你不会指望我们支援你点吧?”
就见齐磊一边扒饭,一边无所谓道,“不用,我自己想办法。”
老秦,“你想什么办法?”
齐磊,“卖掉30支付呗!”
    “什么!?”一旁的林晚箫尖叫出声,筷子都掉了,“你疯了?”
老秦也是错愕,“你.....”
齐磊抬头,“怎么了?”
老秦,“我看你是真疯了!”
30支付很值钱!可是,还没到最值钱的时候。
现在卖了,亏死!!
    ……
    。
    再强调一遍,畅想是虚构的和现在大热的那个没关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没有现在这个事儿,老苍也要写的,坑都挖了一百万字了……
    遇到这个事儿,反倒写的不痛快。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月底了,都别留了,需要火力支援。
    老苍看了一下月票榜,这个月有希望冲到第五哇!!
冲冲冲,月底第五,给你门劈叉!一字马,行不行?
    ..

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重生之似水流年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ngfe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