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三千一百三十四章 九情的要求

大数据修仙由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真尊论道,全凭推演?”九情对此还真的不以为然,“棋道奕天一系也做不到吧?”
“棋道算什么?”千重不屑地哼一声,别说是冯君了,她自己也看不上棋道那两下。
其实棋道真的挺牛的,不过姚家原本就擅长推演,她又是姚家绝顶的推演天才。
说到底,传承很重要,但是人的因素也很重要。
姚家是落没了,可千重算是姚家万年以来第一天才,所以才会有如此自信。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重身份,她决定让姚家隐世,别人才不敢提出什么异议。
没有这一手推演的能力,哪怕她是姚家唯一的真君,也未必压得住来自下面的抵触。
“棋道不算什么?”九情对这个答案很愕然,哪怕他知道姚家确实擅长六爻之术。
说到底,他是不明白千重在推演上的妖孽程度,而他自己……其实也很擅长推演。
当初他被棋道的推演大能锁定,被撵得像兔子一样乱跑,心里留下了相当的阴影。
如果没有棋道的人介入,他又何至于被虚空风暴摧残成现在这个哔样?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他对冯君的推演生出了一些兴趣,“他擅长哪方面的推演?”
冯君不想自夸自赞,轻瑶却是主动地接过了这个话题。
哪怕她接触冯君时间尚短,对他的推演能力也不是很熟,但可以把自己了解的说出来。
不过就算这样,九情也有点懵,“追溯过去和预推未来?”
在他看来,精准匹配这种推演,不是很难得——起码他是觉得“我上我也行”。
追溯过去和推演未来,他也能做到,但那是比较混沌的,很难做到精准推演。
最关键的是,他知道金丹期的修者,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第一点。
有些具有特殊资质的修者,金丹期就能溯源和预推,但那是非常模糊的推演。
“他的精准匹配才神奇,”轻瑶却不认可他的评价,“除了能帮修者推演治疗伤势的手段,丹道和阵道的修者,还要请他帮忙完善丹方和阵法!”
“真的假的?”九情还真不相信这说法,“完善丹方和阵法,奕天都差点资格,很可能要找师父……甚至是师祖!”
棋道的奕天是招牌,算是很难请得动的,但业务依旧很繁忙,所以当代奕天都是真仙。
但是奕天是个称谓,是棋道最杰出的弟子,而奕天一系,说的不是传承,而是称号。
所以师父或者师祖级别的奕天,那就是真尊甚至真君了。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很多奕天并不能晋阶真尊。
他们能算得了别人,却未必算得了自己,真仙晋阶真尊……那不是会推演就行的。
多少真仙都倒在了晋阶出窍的路上。
所以当代奕天的师父,指的可能是真实师父,但也可能是上一代已经晋阶真尊的奕天。
你要说这个,我还真有话!轻瑶顿时就是精神一振。
她对冯君了解得比较少,但是冯君的事迹,她可收集了不少,绝对可以保证真实。
阵道的有能量转换阵,丹道的有假死丹,至于其他的……总之还有很多就是了。
“我去,又是无中生有吗?”九情感觉,自己已经有点麻木了。
他真切地感觉到了里面的技术含量。
要不说货卖识家呢?真正懂得推演的,才知道冯君的推演到底有多牛!
阵道和丹道的改进,这个就已经很难了,甚至可以说非常难。
无数前辈验证过的阵法和丹方,想要提升一点点或者改动一些,实在是太难了。
真当那些前人的智慧是白给的吗?不可能!
然而这还仅仅是改进,至于说从无到有创造一个丹方和一套阵法,根本不是难易的问题。
轻瑶其实也明白这里面的难度——毕竟四千岁不能全活到狗身上。
所以她点点头,“没错,冯小友就是这么惊才绝艳。”
好吧,对于这一点,我不是很了解!九情放弃了继续追究的念头。
他不是没有好奇心,而是心里非常清楚,有些事情不是靠嘴巴就能说清的。
然后他的关注重点就发生了改变,“他能推演出疗伤方案?精确吗?”
疗伤方案……对高端的推演者来说,这应该是相对常见的要求。
然而,想要给出精确结果……怎么说呢?
只要推演的能力到了,给出建议并不难。但通常只是大方向上的,精准建议太难了。
这跟打靶有点类似,只要是枪法差不多的,上靶并不难,脱靶的那些都是二把刀。
但是想要命中十环,这个就很难,尤其是想连续打出十点九环来,就更难了。
轻瑶却是微微一笑,“现在大家推演疗伤,都是去白砾滩,没了选择才去棋道和丹道。”
这是真实的写照,现在所有天琴的修者谁不知道,白砾滩的冯山主推演疗伤是一绝?
然而知道归知道,能专程赶去的,其实也很有限。
不仅仅是诊费比较昂贵的问题,白砾滩是乡下地方,撇开别的不说,交通就是大问题。
尤其是说服力,依旧还是很有限。
打个比方说,地球的华夏人一旦有了大病,优先考虑的还是协和、301、华山、湘雅……
    某个偏僻山村有个老中医不错?好吧,我其实也听说了。
    但是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谁会去乡下看老中医呢?
冯君现在的处境,就是这么尴尬,口碑没啥问题,但是大家更认丹道……甚至棋道。
不过这样也有一点好处,白砾滩起码没有那么喧闹——哪怕现在已经很喧闹了。
如果天琴主位面和数百个下界的修者,都以白砾滩为疗伤的第一选择的话,别说冯君会忙成什么样子,只说整个昆浩界,都可能会变得拥挤不堪。
所以现在的状况就很好,昆浩界上限很低,很多高阶修者来了也不方便。
那么就是一些疑难杂症,患者修为比较低,而且跑遍周边都还治不好,才会来白砾滩。
当然,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像紫闲真君一般的大佬,为自己亲近的人求个治疗。
不过这种情况就比较少见了,偶尔出现一些,冯君也应付得来。
总之,现在的白砾滩就挺不错,冯山主时常会抱怨有点忙,但是一点不忙又哪来的人气?
面对九情的问题,他沉声回答,“我能精准地推演丹方和阵法。”
这话有点不客气,但是没有出现过的物件,都能准确推演,还问准确不准确干什么?
九情思索一阵发问,“能推演出我什么时候渡劫,以及渡劫成功率吗?”
“我的前瞻能力没有那么远,”冯君沉声回答,“治疗的话,我倒是能帮着推演一下。”
“治疗啊,”九情元祖似乎兴趣不是很大,不过还是表示,“那你帮我推演一下吧。”
“离得太远了,”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的推演是有距离限制的。”
“我就说嘛,”九情终于有点释然了,这推演能力强大到变态了,怎么可能没有短板?
然后他又问,“推演我的话,距离多远就够了?”
“十里左右,”冯君沉声回答,“而且,前辈你要收起对推演的反击,否则我拒绝。”
推演费用什么的暂时不用提,毕竟他是帮灵植道处理问题,也是间接地帮颐玦。
前两天颐玦推演时遭受的反噬,他是不想经历,哪怕他有护符护身。
“那算什么反击,”九情不以为然地回答,“只是我自身的防御而已。”
“要不然凭她才出窍的修为,起码要掉下境界去……”
    冯君眼中异芒一闪,抬手拱一拱,“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如果你真要害得颐玦掉了境界,这事儿可就没完了。
    九情元祖没有理会他,等了一阵才表示。
“算了,不用你帮我推演治疗了……推演渡劫的话,也有距离限制?”
“距离限制只是其一,”冯君也不想打听,对方为何改了主意,他不可能上杆子求着别人被推演,至于其他的,实话实说就好,“还有前瞻性,我目前最多也就前瞻一年左右。”
“而且前瞻性推演,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变数会很多。”
“前瞻推演的弊端,我也清楚,”九情表示自己也是行家。
下一刻,他就转移了话题,“分布图收集得差不多了……”
“那么现在,就要谈一谈守秘问题了,天道誓言起誓……如何?”
这种口气,根本不是征求意见的意思,他是直接开出了条件,感觉还是底线的那种。
“我没问题,”颐玦很干脆地表示。
轩辕不器和千重也承诺了,他俩都是家族真君,宗门公敌什么的,跟家族有关系吗?
轻瑶思索了一阵,也微微颔首,瀚海一见她拿主意了,也果断表示没有问题。
然后大家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冯君身上……莫非你还有什么想法?
冯君是真想把九情的存在告诉守护者,它在通道那边守护地球,不让它知情,不太合适。
    而九情这种状态也有点古怪,很有必要提防一下,他希望守护者在对面提前做好准备。
不过这个话该怎么说,就需要一点技巧。
    (更新到,召唤月票。)
..

穿越小说网(m.xiangfeix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ngfeixs.com